专访许智宏:国家自然博物馆要有一流科研做支撑

旅顺广播电视网综合 刘 欣2020-01-16 09:24:32
浏览

 
 
专访许智宏:国家自然博物馆要有一流科研做支撑  
 

专访许智宏:国家自然博物馆要有一流科研做支撑

许智宏 

●1980年,裴文中、徐仁、郑作新和周明镇几位院士,在《大自然》杂志上联名呼吁建设“国家级自然历史博物馆”。

1980年~2001年,在全国人大和全国政协的档案里,有70多位科学界的代表和委员对重建国家级自然博物馆先后提出过10次议案和提案。

2006年匡廷云等26位院士,2009年洪德元院士,2018年周琪院士,2019年赵进东、周忠和、种康、万建民和徐旭东院士,均发出过设立国家自然博物馆的呼吁。

●自然博物馆有五大功能——公众教育、科学研究、标本收藏、科普展览和休闲。

未来的国家自然博物馆一定要有一流的科学研究做支撑,以丰富的标本收藏做后盾,用现代科技传播手段展示最新、最前沿的科研成果。

■本报记者 李芸 张文静

2019年9月,本报推出报道《建立国家自然博物馆,何须等》;之后,在汲取《人与生物圈》杂志“自然博物馆专辑”相关内容的同时,本报记者又采访了几位专家,于今年1月推出报道《造一座国家级自然博物馆》。两篇报道在业内引起热烈反响,激发了诸多讨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与生物圈计划”中国国家委员会主席、中国科学院院士许智宏一直关注并推动国家自然博物馆的建设,近日,本报记者就国家自然博物馆建设的困境、路径与未来等问题专访了他。

《中国科学报》:从40年前中国科学院四位院士裴文中、徐仁、郑作新、周明镇提出建设国家自然历史博物馆的建议以来,中国科学界对此的呼吁就没有停止过,您能简单介绍一下这段历史吗?

许智宏:建立国家自然博物馆是我国几代科学家的不懈追求。新中国成立后,党中央、国务院十分重视建立国家级的自然博物馆。20世纪50年代初期,由中国科学院和文化部联合组建了中央自然博物馆筹备处,办公地点就在故宫。1958年自然博物馆在天桥落成,1962年正式命名为北京自然博物馆,归属到北京市,现为北京市科学技术研究院下属单位。

首都北京没有一个国家级自然博物馆,是很多人心中的一个遗憾。为此,历任北京自然博物馆馆长的裴文中、徐仁、郑作新和周明镇几位院士,在1980年出版的《大自然》杂志上联名呼吁,一个“国家级自然历史博物馆势在必建”。

纵观全球,凡科技强国、经济强国,都非常重视自然博物馆的建设,都有代表国家形象的国立自然博物馆,其历史也大都有二三百年之久。而我国,直到今天也没有建立起国家自然博物馆。为此,继裴文中等几位院士之后,又有许多专家学者呼吁恢复或者新建国家级自然博物馆。20年前,一位名叫袁建民的作者曾写文章统计:1980年~2001年,在全国人大和全国政协的档案里,有70多位科学界的代表和委员对重建国家级自然博物馆先后提出过10次议案和提案,继而又有农工党中央就建设新馆问题两次提交提案。

2006年,时任北京自然博物馆馆长李承森的建设国家自然博物馆的提议得到科学界的大力支持。匡廷云等26位院士联名上书国务院,发出建设国家级自然博物馆的呼吁,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作了批示,但该批示下达后便无声息了;2009年,洪德元院士向到中科院植物研究所调研的时任国家副主席习近平同志当面提出建设国家自然博物馆的建议;2018年,中科院动物研究所所长周琪向北京市提交了关于在北京建设国家自然博物馆的内参;2019年两会期间,科技界政协委员赵进东、周忠和、种康、万建民和徐旭东,向全国政协提交了“关于设立国家自然博物馆”的提案。

遗憾的是,由于各种原因,多年来建设国家自然博物馆的提议一直未能落实。希望这次能在主管部门的关心和支持下,将这件事提上议事日程,以推动这一对于生态文明建设、提升我国大国形象十分重要的建设项目落地。

《中国科学报》:您认为国家自然博物馆的建设始终无法落实的原因是什么?

许智宏:说起来原因是比较复杂的。国家自然博物馆的建设需要投入巨大的人力、物力和财力,还需要相关部门同心协力科学规划、打破条块限制、统筹整合各种资源,这件事涉及面广,本身具有难度;再加上很长一段时间里人们对建馆的重大意义认识不足,牵扯到部门和地方利益时也会产生掣肘现象,还有一些不可控的外部因素,造成了建馆命运多舛的结局。

2006年,26位院士联名向中央提出,希望中国科学院与北京自然博物馆联合创建国家级自然博物馆,因未理顺建馆管理体制等多种原因,温总理的批示没有得到落实。现在看来,建设国家自然博物馆是生态文明建设的需要,事关全局,应当明确建馆主体和事权,由国家相关机构负责落实。

《中国科学报》:您认为国家自然博物馆的建馆主体应是怎样的?

许智宏:当年在故宫筹建中央自然博物馆时,中国科学院是主要的组建单位之一。对于未来国家自然博物馆的筹备工作,我建议由中国科学院、中国科协和自然资源部共同协作。中国科学院主导科学设计、学科布局、科普教育,以及标本征集和展览陈列。由中国科学院和综合性大学中的植物、动物、矿物、古生物以及地质、地理、天文、生态和环境等方面的院士和科学家组建学术指导委员会,实施科学建馆、科学管理和科学运营。

我们知道,自然博物馆有五大功能——公众教育、科学研究、标本收藏、科普展览和休闲。现在有的博物馆只看重展览不重视科研,殊不知科学研究是科学普及的基础,没有一流的科研怎么能有一流的科普展览呢?

自然博物馆建设不应空壳化,甚至异化为游乐园。不是只有一座漂亮的建筑,就可以称其为自然博物馆了。目前,我国政府非常重视生态文明建设和生物多样性保护工作,我国科研工作者在上述工作中也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果,而自然博物馆正是展示这些成果和向观众进行科学普及的最佳平台。同时,我们希望自然博物馆能拥有真正的科学文化内涵和有价值的馆藏资源,让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与生物圈计划”的“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理念贯穿其中,更要有相应的配套软件和具有中国特色的展馆模式。

《中国科学报》:您刚提到建设国家自然博物馆是生态文明的需要,您所在的“人与生物圈计划”中国国家委员会在推动建立国家自然博物馆的过程中,做了哪些具体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