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支疟疾疫苗 有总比没有强

旅顺广播电视网综合 刘 欣2019-12-04 22:28:54
浏览

 
 
首支疟疾疫苗 有总比没有强  
 

首支疟疾疫苗 有总比没有强

几十年来,虽然疟疾病例及其导致的死亡人数在不断下降,但人类抗击疟疾的斗争却止步不前。对最广泛使用的治疗方法——以青蒿素为基础的联合治疗——产生耐药性的寄生虫正在传播,而疟蚊对杀虫剂的耐药性也越来越强。

疟原虫是一种具有挑战性的疫苗靶标。它的生命过程复杂,雌蚊通过叮咬将名为子孢子的疟原虫细胞输入人体血液,它们在肝脏中繁殖,形成另一种被称为分生子的细胞类型,并侵入红细胞继续繁殖。

受侵的血细胞会破裂,从而引起发烧、头痛、发冷、肌肉疼痛等症状,通常还会引起贫血。在这个过程中,寄生虫经常改变它的表面蛋白,这使其成为免疫系统和疫苗难以捉摸的目标。

“RTS.S,又名Mosquirix,是首个通过临床试验阶段的疟疾疫苗,可以预防恶性疟原虫感染所致的疟疾。世界卫生组织已决定在非洲马拉维、加纳和肯尼亚建立疫苗试点,这是抗击疟疾的里程碑事件。”中山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深圳)教授孙彩军表示,Mosquirix是第一个起部分保护作用的疟疾疫苗,具有重要的科学意义和社会意义。“该疫苗有可能成为非洲等疟疾流行地区防控疟疾疫情的一个新选择。”

疫苗出世 喜忧参半

Mosquirix是上世纪80年代由葛兰素史克公司(GSK)开发的,它可以刺激免疫系统对一种只出现在子孢子表面的蛋白质产生反应。为加强反应,研究小组将疫苗蛋白与乙型肝炎表面蛋白融合,并添加了佐剂。

Mosquirix的第一次大规模试验结果给人们带来了一点希望。2004年,领导这项研究的分子生物学家Joe Cohen及其同事在《柳叶刀》发表论文称,2000名1~4岁的莫桑比克儿童在接种该疫苗6个月后,疟疾感染率下降了58%。

此外,2009年至2011年间,一项规模更大的试验在7个非洲国家的1.5万名儿童中展开,结果却“喜忧参半”。在受试婴儿中,疫苗效果接近于零;但在接种疫苗的5月至25月龄儿童中,疟疾感染总体下降40%,严重感染下降30%。

英国伦敦卫生热带医学学院流行病学家Peter Smith表示,这粉碎了疫苗可以保护最弱势群体,以及可以与其他常规婴儿疫苗一起接种的希望。与保护性达97.5%的麻疹疫苗相比,这些数字微不足道。Smith说:“其实没有人希望获得很好的疗效,因为疟疾太复杂了。”

该试验还显示,即使间隔1个月注射3次疫苗,保护率也会在一年半左右降至零。如果在此时打加强针加以保护,保护力也会在18个月后再次减弱。

尽管如此,Smith认为,短命的、部分有效的疫苗“也可能产生巨大的影响”。Cohen指出,疟疾疫苗在关键时期提供了一些保护,因为儿童面临严重疾病和死亡风险的真正时期是5岁以下。

欧洲药品管理局(EMA)对此表示同意。2015年7月,为帮助发展中国家监管机构做出决策,EMA宣布该疫苗安全有效,足以在非洲推广。

保护率低 仍需推广

其实,Mosquirix在非洲国家首次亮相,并不是该领域期待已久的突破。Mosquirix的功效和耐用性一般:4剂疫苗仅能在不超过3年的时间里对严重的疟疾提供30%的保护。此外,随着时间的推移,该疫苗的保护效果较快减弱,并呈现出年龄依赖性:6~12周龄婴儿的保护率低于5~17个月龄的幼儿。

一些专家质疑这样做是否值得,他们认为,Mosquirix甚至不能预防严重疟疾,而只是延缓疟疾。

“的确,该疫苗的保护率不高,在自然暴露于疟疾的儿童和婴儿中,其预防保护效率仅为30%~56%,并不太适合作为一个成熟的疫苗产品进行大范围推广。”孙彩军告诉《中国科学报》。

在非洲,疟疾发病率很高,每年大约有20多万人因感染疟疾而死亡。尽管Mosquirix的效率不高,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佑安医院感染综合科副主任医师李侗曾认为,从此方面考虑,如果疫苗的保护率能达到30%以上,那么该疫苗也会挽救很多人的生命。

孙彩军同样认为,即使Mosquirix的保护率较低,考虑到非洲每年疟疾的感染人口基数很大,Mosquirix保护的绝对人数仍然有实际临床意义。

尽管该疫苗的保护效率尚待提高,但考虑到疟疾疫情在非洲国家的严重性和极高的致死率,而且目前除了蚊帐、杀虫剂等,没有更好的对抗疟疾的科学手段,孙彩军认为,该疫苗在疫情严重的国家进行推广很有必要。

安全与否 谨慎评估

其实,最令人担忧的是疟疾疫苗的安全性。试验结果显示,在7个国家的6000名接种Mosquirix的儿童中,有20名感染了脑膜炎,而在对照组3000名接种狂犬病疫苗的儿童中,只有一名感染了脑膜炎。接种疟疾疫苗使脑膜炎患病风险增加了9倍。

研究小组认为这个结果是一个意外。接种疫苗后,脑膜炎是随机发生的,大多数发生在7个研究地点中的两个,Cohen认为,尚不能很好解释为什么Mosquirix会导致脑膜炎。其他科学家认为,这种差异可能是由于控制儿童接种狂犬病疫苗造成的。对照组脑膜炎发生率极低,这表明狂犬病疫苗可能在某种程度上预防了脑膜炎。

“对接种疟疾疫苗的一岁半以内的婴幼儿来说,其本身抵抗力就比较脆弱。像乙肝疫苗等一些被认为非常安全的疫苗,在接种时仍有可能发生猝死等耦合现象。”李侗曾告诉《中国科学报》,Mosquirix需要接种4次,在此期间,考虑到非洲各地区的生活质量不同,婴幼儿的营养也不能得到完全保障,因此,疟疾疫苗的安全性的确需要谨慎评估。

对此,李侗曾表示,在疫苗推广过程中,可以通过严格的监测,对Mosquirix的有效性、安全性等数据进行评估,为进一步完善新一代疟疾疫苗提供参考。

试点推广Mosquirix是人类抗击疟疾过程中的重要进步。“这意味着我们不再只是通过防蚊虫叮咬等措施来预防疟疾。疫苗研发需要一个过程,期待科学家研究出效果更好、副作用更低的疫苗。”李侗曾说。

虽然疟疾在全球范围仍是重大的公共卫生威胁,但我国早在2017年就实现了无本地感染病例报告,即将成为全面消除疟疾的国家。

“因此,我国人民没有必要接种疟疾疫苗,更不用专门跑去非洲打疟疾疫苗。”孙彩军提醒,有计划去非洲旅游或工作学习的人,应尽量注射相应疫苗,以预防在非洲国家流行的传染病,例如黄热病、埃博拉、疟疾等。

“但前提是该疫苗效果好、安全性高,没什么副作用。”李侗曾强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