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它爱到死去活来

旅顺广播电视网综合 刘 欣2019-09-11 06:44:22
浏览

  为了迎接这只将于今年9月15日出生的小狗,主人荟荟费了很多心思。家里有两只大狗,荟荟需要给小迪准备新的“房间”;吃狗粮对狗牙齿不好,为此她专门研究了食谱……唯一可惜的是,家里的木地板来不及换了——因为使用太久地板有了裂缝,容易滋生细菌,按照原计划,荟荟本打算在小迪来之前全部换成瓷砖,可眼下是来不及了,她买了拼接地毯来应急。

  它还没有来到这个世界,但任务已经明确——对于一段持续了6年的缘分来说,它是最合适不过的“替代品”。

  在此之前,荟荟养了一只宠物狗,也叫“小迪”。今年4月,它意外离世,原本开朗的荟荟变得情绪低落,工作几乎停滞。她不爱吃饭,体重狂减,晚上失眠。

 

  两个月后,她决定借助克隆技术,重新找回“小迪”。自1996年第一只克隆羊“多莉”诞生以来,克隆技术越来越成熟。2005年,全球首例体细胞克隆犬诞生于韩国秀岩生命研究院,2017年,中国的首例体细胞克隆犬“龙龙”在中关村创业园希诺谷公司的实验室诞生。

  这为那些需求越来越多样化的宠物主人提供了新的选择,但价格昂贵。荟荟和老公网上查询商业化克隆服务时,搜索到两家公司的信息:韩国秀岩生命工学院和北京希诺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希诺谷”)。经咨询,韩国报价68万元人民币,希诺谷38万元。

  这笔钱对于荟荟来说不是个小数目,但她说,小迪的去世让她“管不了那么多了”。她拨通了北京希诺谷的电话,一次性转账38万元给这家公司——这甚至让跟她对接的工作人员感到诧异,因为大部分顾客都会分期付款。“他们没想到我会一次交完,因为我害怕拖拉,只想项目快点启动”,荟荟说。

  终于,在小迪去世140天后,小迪要“回来”了。

  1

  克隆小迪的项目在今年7月16日正式启动,当时公司的说法是,保守估计,克隆狗出生时间大约在11月,领回家预计是2020年的春节。但是在8月26日,荟荟突然收到了公司发来的孕体B超影像图片,图中显示,克隆体已经在代孕母体中发育40天,“孕囊状态良好,预产期为2019年9月15日”。

  新生命突然到来,让荟荟有点措手不及,但她更多的是“感到期待”。在上一个小迪活着的2000多天里,它几乎每晚都是在荟荟的臂弯里睡去的。早已习惯睡觉时抱着的“爱打呼噜的有温度的小生命”突然离开,荟荟的睡眠质量开始“变得很差”;房间里每个角落都充斥着小迪的影子,一起睡过的床、坐过的沙发,小迪的一举一动在荟荟心里挥之不去,“它朝我跑过来的样子,那种动态,在屋子里突然间就消失了,感觉好像少了灵魂,这个屋里空荡荡的。”

  荟荟其实一开始拿不出克隆所需的全部费用。她说自己在创业开诊所,年收入在18万元左右,但现在处于创业期,收入不是特别稳定。夫妇两平时生活简单,虽不用还房贷车贷,但养狗、养车花销也不少,算来算去,距离38万元的费用还有25万元的缺口。她只能先做了细胞保存,计划好攒3年钱再去克隆。

  但是失去小迪后的生活空洞让她越来越难以忍受,3年没有等到。在小迪去世70天后,她和老公向父母打了欠条,每月按揭还款6000元。

  对于荟荟父母来说,“克隆”是个洋气的名词,他们不太理解。荟荟说,父母本来觉得“这笔费用花在克隆一条狗身上好像是不太理智的”,后来,是看到自己太痛苦,才帮着凑齐了全款。

  在种类日益繁多的宠物生意中,这算不上一次罕见的消费。北京希诺谷公司董事长米继东透露,2018年公司启动商业化克隆服务至今,全国已有50多只宠物顺利出生,其中也包括今年7月出生的中国第一只自主技术克隆猫“大蒜”。而据韩国秀岩在中国出资成立的商业化克隆公司“博雅秀岩”统计,截至目前,该公司已在全球范围内提供了1400多只克隆犬;美国ViaGen公司主要面向北美市场,截至2018年2月,该公司宣布已克隆200多只宠物。

  希诺谷副总经理王奕宁介绍,选择克隆宠物的人并不一定都是非常富有的,但基本可以负担得起,而且一定是“非常爱自己宠物的人”,以30岁到50岁的女性群体为主。

  克隆算不上一项高深的技术。据王奕宁介绍,克隆宠物需要先提取活的体细胞,在宠物活体或其去世3~5天内保存于2~8摄氏度冷藏状态的遗体上,采集大腿内侧3毫米的皮肤细胞作为样本,放在保存液中,24小时内运达实验室,再对提取的细胞分离、培养,建立体细胞系。

  如果暂时不做克隆,细胞会被保存在-196摄氏度的液氮中。启动克隆时,将培养的体细胞通过核移植方式,移植入一个成熟的、去除细胞核的卵母细胞,进行胚胎构建。克隆胚胎再移植到代孕动物体内,最终经历妊娠,克隆动物出生。

  但是当这项技术遇上越来越广阔的宠物市场,新的机会出现了。今年8月最新发布的由狗民网联合亚洲宠物展共同完成的《2019年中国宠物行业白皮书》显示,2019年宠物犬猫数量达9915万只,相比2018年增幅达8.4%。据统计,2019年中国城镇犬猫消费市场规模已经达到2024亿元,消费类别也由基础的食品消费逐渐拓展至零食、药品等多方面,消费结构日益完善。

  一些研究人与宠物关系的心理学学者注意到,宠物正在用可见的现实证明自己的影响力。现在, 社会中人际关系逐渐淡漠, 生活压力倍增, 人们愈发渴求纯粹的、不带功利色彩的、安全的、便利稳定的社交支持。还有关注饲主与宠物关系的研究者注意到,宠物生意的兴旺和社会生育率下降、“少子化”现象有密切关系。

  那些选择克隆宠物的人,理由不尽相同,但大都会频繁提到这样的字眼:“家人一样的存在”“习惯”“不可或缺”。希诺谷华东区销售经理季东说,每次接触到宠物已经去世、要求克隆的顾客时,经常是要连聊天带安慰,需要三五个小时才能让他们平复心情。

  70后李先生也是其中的一员。他第一次听闻克隆宠物的业务还是在10年前,那时他只是觉得“很惊喜”,“还做了一些调查,看了相关流程”,但因为自己的宠物狗正值“壮年”,李先生和太太没有考虑太多,把这个想法暂时搁置了。

  一直到2018年,他那只宠物狗得了乳腺癌。

  李先生夫妇一直自责没有给那只小母狗做绝育,又加上小母狗不曾生育,从而“增加了它患乳腺癌的几率”。将近17岁的时候,这只相当于人类寿命80多岁的狗开始长肿瘤,李先生觉得,情况不太好了。“当时做体检,它身体状况非常好,如果没有发生乳腺癌的话,至少再生活两三年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这些年,为了养好宠物,他和太太查阅过很多相关资料,做过调查,研究了不同种类犬的特点,然而还是没能留住那只狗。它的去世对李先生和太太打击很大,“感觉就像失去了家人”。

  今年,李先生决定启动克隆项目。7月26日,克隆犬出生,李先生专门去看望了它,9月26日,他们一家将迎来这位重要的家庭成员的“回归”。

  2

  让去世的宠物“回归”,对荟荟来说是一件重要的事情。“跟家里另外两只狗感情也很好,但我不会去克隆,只有小迪是不可取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