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摄影师储卫民获国家地理摄影大赛总冠军

旅顺广播电视网综合 刘 欣2019-08-16 07:35:28
浏览

  90后摄影师储卫民拿下国家地理摄影大赛总冠军——

  让老外惊艳中国 让城市看见星空

  ◎武冰聪

  零下20多摄氏度的气温里,90后摄影师储卫民扛着相机,独自漫步在格陵兰西部的乌佩纳维克小镇上,他想寻找一个更棒的角度,记录下一年中最寒冷的时候,北极圈内人们的生活场景。

 

  经过一个月的探索与等待,充满梦幻意境的作品《格陵兰的冬天》诞生了,并一举夺得2019年国家地理旅行摄影大赛的年度总冠军和城市组冠军两项大奖。由于中国的户外摄影很长一段时间都处于蹒跚学步的状态,此前夺得旅行者摄影赛奖项的大多是外国摄影师, 此次储卫民的横空出世,迅速在网络上引发热议。

  获奖

  数次深度寻访,从镜头里看见北极的冬天

  储卫民获奖的新闻传回国内,让网友直呼“燃爆了”,不仅因为《格陵兰的冬天》有两项大奖的加持,更因为摄影师穿越无人区,独自一人寻访寒冷北极的经历十分生猛。对于户外摄影师来说,一张好作品的诞生,绝不是灵光一闪就按下快门,它需要前期漫长的铺垫与等待。

  起初储卫民被网上流传的格陵兰风光照吸引,搜集了大量当地气候与地貌的资料,并制定了拍摄计划后,他想亲自去看一看格陵兰。2017年9月,储卫民开始了对格陵兰的第一次实地寻访。他和一位湖北友人一起,来到格陵兰南部峡湾的无人区,借助卫星地图的导航,一起徒步、划船,用脚步去丈量北极冰川峡谷的独特地貌。

  储卫民说,出发前根据资料做出的摄影计划,只能保证拍出10张左右的照片“保底”,面对大自然的不确定性,拍摄时间和地点的控制则需要临场应变。有时一些神秘的自然风景,就藏在连卫星地图和无人机都难以捕捉的角落,需要徒步去发现。

  两个月的徒步拍摄,储卫民将南部峡湾的风光装进了镜头里;每隔10天左右穿出无人区,到小渔村的短暂休息、补给物资,则又带给他新的拍摄灵感。“每次我们都会在小渔村住上一晚,了解了一些当地的社区文化和建筑风貌,它们有很浓郁的北极特色,很与众不同。”

  2019年3月,储卫民又一次策划进入格陵兰西部,在当地一年中最冷的时候,拍摄寒冬中北极地区人们的日常生活。他先后来到唯一一个常住人口超过一万人的大型城市努克、以旅游业而闻名的发达城市伊卢利萨特,以及天然原始、鲜少受到外来文化影响的小镇乌佩纳维克。

  “我希望通过各有特色的城市,从中选取代表性的切片,去了解格陵兰更加深入的一面。”在大城市与小镇的对比中,储卫民十分青睐乌佩纳维克的纯粹,他在一间咖啡馆的二楼一住就是一个月。其间,他认识了来自东欧和法国拖着雪橇穿越1000公里海面的徒步探险家,还和做咖啡的丹麦老板成了好朋友,也见过从其他城市来勘查案情的警察。

  持续的观察让他进一步了解了当地人对抗低温风雪的生存方式,他选择把这种人与自然的互动通过镜头记录下来。“一到冬天整个格陵兰大地都变成了白茫茫的一片,甚至大海都变成一片白色的冰,他们需要适应这样的天气。如果房子修成普通的颜色,很容易被白雪掩盖,不好辨认。”

  于是当地人选择鲜艳、辨识度高的颜色漆在房子上,更早些时候的惯例,每种颜色还代表房子不同的功能。餐厅等商业建筑是红色,医院甚至医生的家是黄色,蓝色则是渔民的住宅。储卫民说,这样的设计不仅是人类适应自然而做出的应对,也体现着一种简单的生活方式,如果有人突然身体不适,直接朝着黄屋子跑过去就对了。

  在乌佩纳维克小镇,常住人口只有1000人左右,年轻人离开乡村,迁入城市生活,反而把这里变成未被城市化洗礼的保留地,传承着淳朴的民风。这座傍海的小镇上,不少居民以捕鱼为生,50元人民币就可以买到一条十多斤重的鳕鱼。

  在小镇拍摄期间,储卫民还很幸运地赶上了每三个月一次的盛事——补给船到来。当船只运来新鲜的水果蔬菜时,小镇居民格外欣喜,奔走相告,争相到超市抢购囤货。储卫民形容大家高兴得仿佛过年一样,整个小镇都笼罩在快乐的气氛里。

  乌佩纳维克的交通并不算便利,每周2-3趟航班联结小镇与旅游城市伊卢利萨特,而《格陵兰的冬天》就是在机场附近的山坡上完成的取景。在清冷的蓝色光晕中,房屋与道路被皑皑白雪覆盖,手牵手走在路上的一家三口,却传递出这个北极小镇上温暖的一面。也正是这个镜头,让储卫民理解了在北极的冬天里,人类为什么可以战胜恶劣的自然条件,生生不息地繁衍下去。

  转型

  从软件工程师到不莽撞的户外工作者

  获得了国内外大大小小的摄影奖项,微博粉丝突破90万大关,但今年也只是储卫民全职摄影的第三年。之前,他就读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的计算机技术专业,毕业后又顺利留在当地的银行做软件工程师。但即使学业和工作繁忙,他始终坚持着摄影这个爱好。

  从大学时攒钱买下第一台单反相机开始,储卫民彻底迷上了摄影。在网上找教程跟着自学,买一大堆书回来了解摄影的技术,他利用空余时间一点点摸索学习。

  “最开始就是在城市里,什么都拍,练手。”直到大二申请到德国做交换生,一次在阿尔卑斯山徒步的经历,将他真正带向了户外摄影之路。看到当地的老人小孩都加入徒步的队伍,在积雪中前行,他被这种挑战自然的热情打动,随之对户外旅行摄影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把摄影作为爱好可以陶冶情操,但真要辞掉高薪的工作,背离多年学习的专业轨道,全职摄影,储卫民也难免遭受到来自家人的不理解。

  “起初和家人有一些观念上的差异,但我也不是裸辞,边工作边做准备。”2017年年中决定全职做摄影的时候,储卫民已经可以通过接拍商业照片获得稳定的收入。今年3月拍出获奖作品的格陵兰之行,就是储卫民靠个人积蓄完成的自由行程。

  户外工作不能莽撞,要有井然的条理和清晰的规划。每到一个新的拍摄地点,只要当地法律允许,储卫民就要先升起无人机,了解所在区域的完整地貌。在乌佩纳维克小镇拍摄时,储卫民就是在电脑上对照着无人机拍摄的小镇全景图,一点一点地分析小镇的地形地貌,寻找和规划拍摄地点。

  事前做规划,然后提出风险预案也是储卫民一贯的行为方式。目的地可能出现的高原反应、极寒天气等等都在他的考虑范围内,根据当地的危险程度提前联络户外组织或雇用当地向导也必不可少。在应对变幻莫测的自然环境外,储卫民还会及时利用拍摄空余后期处理照片,便于查漏补缺,不留遗憾。

  挑战

  爬雪山、徒步无人区,高颜值照片来之不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