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吴哥古迹修文物:承担核心王宫遗址修复

旅顺广播电视网综合 刘 欣2019-05-17 03:25:25
浏览

  吴哥古迹重生故事里的中国面孔

  中国工作队参与吴哥古迹保护国际行动26年,已承接最核心的王宫遗址修复项目

茶胶寺庙山五塔修复过程中。国家文物局供图 图片来源:新京报

茶胶寺庙山五塔修复过程中。国家文物局供图 图片来源:新京报

  金昭宇的安全帽仿佛是他的名片,他在“工地”上干活的时候,经常因为这顶帽子被人认出来。

  “你是中国人吗?为什么在这里?”别人问他。

  透露身份的安全帽上印着9个汉字——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金昭宇是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的文物保护工程师,一名专业文物古迹保护工作者。

  问他的人是中国游客,“这里”是柬埔寨吴哥古迹。

茶胶寺庙山五塔修复过程中。国家文物局供图 图片来源:新京报

茶胶寺庙山五塔修复过程中。国家文物局供图 图片来源:新京报

  2011年开始,金昭宇进入吴哥古迹保护中国工作队,介入茶胶寺保护修复项目。他每年要在炎热的暹粒工作长达数月,皮肤晒得黝黑。

  这批中国“文物医生”为茶胶寺开方祛病,让它重新健康地挺立在吴哥古迹文物丛林中。

  吴哥古迹保护国际行动起步于1993年,中国是最早的参与者之一。26年来,中国已经先后完成周萨神庙、茶胶寺两个大型保护修复项目。去年,吴哥古迹最核心的遗址——王宫遗址的全面保护修复,也交给了中国工作队。

  来自长城与故宫的家乡,中国的文物保护工作者带着中国文物保护理念和技术,让“高棉的微笑”在吴哥古迹重新显现。

  吴哥古迹从雨林中重现

  虽然从2011年就开始研究茶胶寺,在图片和视频中无数次看过这座石头庙宇,但当金昭宇2013年第一次站在茶胶寺脚下时,那种震撼依然“无法用言语描述”。

  茶胶寺是吴哥古迹中最雄伟的建筑之一,用石头层层累积,构造出高达45米的“庙山”。寺庙须弥坛顶层的五座高塔用硬质砂岩建造而成,阳光照射下熠熠发光,十分独特。

  “城皆叠石为之,高可二丈。石甚周密坚固,且不生杂草。”700多年前,另一个中国人就曾描述过吴哥王朝用石头建城的风格。

  公元1296年,元成宗元贞二年,元朝派出使团出访真腊国(柬埔寨古称)。使团从永嘉(今温州)乘船出海,顺风南下,其中有一个约略30岁的当地人,名叫周达观。

  史书没有记载真腊国,更没有人为周达观这个小人物作传。但在柬埔寨生活约一年后,周达观写出一本《真腊风土记》,数百年后传入法国,让欧洲人首次得知吴哥古迹的存在。

  吴哥古迹被世界“发现”,始于19世纪60年代法国在印度支那地区殖民体系的建立与扩张时期。法国人在原始森林中发现了吴哥古迹,绘制出主要遗迹分布图,并将一些寺庙从草丛中清理了出来。

  在柬埔寨北部暹粒省方圆400余平方公里的热带丛林中,40余组建筑及数百座单体建筑遗构的轮廓逐渐清晰。这就是吴哥古迹,古代高棉帝国最繁盛王朝的遗存。

  1992年,吴哥古迹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当时柬埔寨内战甫歇,经过500多年的荒废和多年战争的影响,吴哥古迹已处于濒危状态。柬埔寨求助于国际社会,1993年,柬埔寨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起拯救吴哥古迹的国际行动。

  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国际文化遗产保护行动,就此拉开大幕。

  “可逆”修复方案为未来留空间

  古代柬埔寨没有修史传统,《真腊风土记》成了辉煌的吴哥王朝最具价值的记录。今天来看这本书很有意思,周达观近乎以一种科普的态度,白描他所见到的柬埔寨都城。

  全书分40个词条,将吴哥王朝分解为城郭、宫室、服饰、三教、语言、争讼、贸易、耕种、山川、军马等等,一一介绍其地理风土、政治制度、社会风俗、经济产业、奇人异事。

  金昭宇和同事们都细读过这本仅8000余字的书。700多年后,周达观的同胞们带着这本书,试图在断壁残垣之上重现他所见过的景象。

  在广阔的吴哥古迹遗址群上,如今活跃着20多个国家的保护工作队,中国是其中之一。

  在吴哥,各国都在“比着干”。

  法国和日本是吴哥古迹国际行动中占主导地位的两国,吴哥古迹保护与发展国际协调委员会(ICC)由两国代表担任联合主席。在委员会协调之下,各国分领任务:日本保护修复巴戎寺、小吴哥寺藏经阁;法国保护修复巴方寺、西梅奔寺;德国保护修复神牛寺、小吴哥等石刻;美国保护修复巴肯山和圣剑寺……

  各国修复工作遵循国际通行准则及《吴哥宪章》等文件规定,也渗透了各自不同的做法和想法。金昭宇说,各国在合作的同时,心里也在暗暗较劲——吴哥是一个世界先进遗址修复技术和理念的竞技场。

  在这个竞技场上,中国坚持的修复做法,逐渐得到ICC专家组认可。

  茶胶寺属于吴哥独特的庙山建筑类型,建筑整体前倾,这导致建筑中最先坍塌的总是屋顶两侧的山花和承受巨大压力的门柱。为了预防坍塌,中国工作队选择用钢筋将山花箍紧,对门柱做外部钢结构加固,相当于用钢材将这些部位“拦腰抱住”。

  有的专家提出,应该直接在石头之间打锚杆,“钉”在一起,再用环氧树脂粘牢。这样外部完好无损,不会影响美观。

  金昭宇解释,选择外部加固是因为“可逆”,能最大限度减少对文物本体的破坏。打锚杆则钻破了有数百年历史的石构件,如果某天倒塌,这个洞口可能导致石构件完全摔碎。

  这一做法最终在去年得到了ICC专家组的认同。“我们说服了他们。”金昭宇说,执着的中国工作队让国际专家认识到,中国做的是保护,而不仅是修复。

  今天一项新的修复技术,过一些年后,可能会发现并不合适。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水泥曾在古建修复中风靡一时,如今已经被抛弃,因为它对文物的影响是不可逆的。

  慎用技术,是因为文物古迹的寿命,比任何新修复技术都长得多。中国工作队希望在最好的修复技术诞生之前,用拙朴而谦逊的办法为吴哥古迹续命,为未来留出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