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北京到莫斯科:坐上暖心列车体验旅途百味(新春走基层)

旅顺广播电视网综合 刘 欣2020-01-16 10:18:11
浏览

从北京到莫斯科:坐上暖心列车体验旅途百味(新春走基层)

 
 

从北京到莫斯科:坐上暖心列车体验旅途百味(新春走基层)

 

  国际联运车队党总支书记唐鹏翔。

 

从北京到莫斯科:坐上暖心列车体验旅途百味(新春走基层)

 

  国际联运车队列车长孙国祥(右)和陈响(左)。

 

从北京到莫斯科:坐上暖心列车体验旅途百味(新春走基层)

 

  国际联运车队翻译员杨继广(右)和周湘峰(左)。

 

从北京到莫斯科:坐上暖心列车体验旅途百味(新春走基层)

 

  乘坐K3/4次列车的外国旅客们与列车合影留念。
  资料图片

 

  2020年春运已经拉开大幕,笔者近日探访了中国旅程最远、运行时间最长的北京客运段国际联运(即多国联合运输)车队。

  北京刚落了一场细密的小雪,下午1∶19,笔者走进位于朝阳区通惠河畔的北京铁路局北京车辆段,赶来见一位特别的“旅人”。从1960年5月起 ,每到周三,它都会风雨无阻地从北京站出发,于6天半后抵达俄罗斯首都莫斯科。

  我们远远地便注意到了它——被称为“中华第一车”的K3/4次国际联运列车。这是一列老式绿皮火车,车身悬挂着鲜亮的中国国徽,国徽下的白色铭牌用三国语言印着“北京—乌兰巴托—莫斯科”,车门把手、车窗框都磨得锃亮。

  每周,这趟列车都会跨越7818公里,途经中、蒙、俄三国,沿途景致各异:于黄沙戈壁看大漠孤烟,于万里林海赏春花秋月,于蒙古草原望扬鞭牧马,于贝加尔湖观碧水连天。

  一路风霜一路歌,作为中国开行的第一列国际列车,列车肩负着“为国争光开拓进取”的使命,用心服务中外旅客,载着他们的期许与梦想驶向远方。

  春运路上,中外旅客同过暖心年

  国际联运车队党总支书记唐鹏翔、新老两代列车长孙国祥、陈响和两代翻译杨继广、周湘峰正在等候我们,他们统一穿着笔挺的深色制服、蓝色衬衣,一见笔者,便都热情地起身相迎,温暖的笑容让我们倍感亲切。

  国际联运车队的制服首先引起了我们的注意:金灿灿的“MC”标志(国际联运列车的标识)印在袖口和肩章上,代表国际联运车队;印有国徽的胸章,列车长的是金色,翻译员的是银色,因为用久了,都被汗水和雨雪侵蚀得有些斑驳。

  快过年了,我们的话题便从春运开始了。

  孙国祥车长今年59岁,跑了36年联运了,有将近20个春节都是在车上过的。

  孙国祥说:“每年,赶上春节的班组,除了要带足食材,还要准备‘年货’。”

  年货有哪些?大白菜、土豆最耐得住存放,是“必备组合”;当然,也少不了屯上年夜饭用的饺子面儿。除了吃的“年味儿”,贴的窗花啊,拉花啊,也备足了份儿。

  光有材料不行,在车上过年,也要像在家过年一样,“扫尘”、布置。

  打扫得有多认真?

  联运车队打扫列车有八字口诀:“从里到外,从上到下。”列车员们人手一个抹布,连天花板夹层都不放过,里外擦拭一新。

  打扫完毕,还要“打扮”餐车。在窗户上贴几个印着生肖和福字的窗花,在车顶挂起彩色气球,从车头拉起一串带着金色吊穗的春字拉花,一直延伸到车尾……餐车里一派红火喜庆。

  整备(术语,意为整理车厢、准备物资)好了,就该出发了。回忆起往年春运,车长们滔滔不绝。

  每节车厢的锅炉间都有架小灶台,旁边的休息室有块小方桌。孙国祥说,每到大年三十,炭火烧得正旺,列车员们会在这里为大家包饺子。旅客们有时也会自发参与,大伙儿分工明确,和面的,擀面皮儿的,包馅儿的……看到大家忙里忙外,来自俄罗斯、蒙古、德国等国的外国朋友也都凑过来瞧,甚至饶有兴致地包上几个。

  饺子出锅,列车员们便送给每位旅客品尝。都有什么馅儿呀?有白菜馅儿的、大葱馅儿的。孙车长说,饺子吃到嘴里,外国朋友们恍然大悟:“中国的饺子原来是这样呀!”看到他们的兴趣和疑惑,列车上的翻译人员便给他们讲讲中国“年”的民间传说,聊聊饺子的来历。外国旅客很高兴能和中国的朋友们一起过年,会用母语向列车员和中国旅客问候“新年快乐”。

  “热气腾腾的饺子端上来,代表着咱们国际联运车队的一份心意,也缔结着中、蒙、俄之间的友谊。”年轻的列车长陈响说。

  对于联运人来说,春运是掺杂着乡愁和感动的。

  “因为排班的关系,你要是赶上一次在境外过年,这十年八年就老赶上。”孙国祥告诉笔者。

  想家,但不遗憾。两位车长都说,在春节这样的特殊日子,与旅客们朝夕相伴,人与人之间的感情会迅速升温,就像一家人一样。“大家在车上也能过个好年,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陈响动情地说。

  路途漫漫,列车员们苦并快乐着

  跑联运,有苦,也有乐。谈起一趟趟旅程,孙国祥意味深长地说,“我对这列车有很深的感情。”陈响车长则感叹,“沿途的种种经历点亮了我的生活。”

  先聊聊“乐”吧。一说起贝加尔湖的四季,陈车长目光炯炯,边讲边不停地用手比划。

  “在冬天,早上八九点钟,晨光从两个山尖儿间穿过,洒在湖面上。”孙国祥双手伸直,手腕相贴,比出一个倒三角,“那会儿水都冻住了,用手把积雪抹开,就可以看到透透的‘蓝冰’。”

  孙国祥又说,等到开春,贝加尔湖便生机勃勃。冰化了,树梢冒出绿芽来,碧色的湖水清澈、纯净,湖面下二三十米都被阳光照透。秋天,湖边红黄各色的树木大片大片地相连,像油画一样……末了,陈车长感叹道:“这是大自然赋予的美感啊!”

  景美,联运列车员们之间的情谊,更美。

  由于车程长,同一班组的成员们在一起一呆就是半个月,同吃同住,并肩作战。“在我们的班组里,不管老少,都把彼此当同事、兄弟、战友。”陈响说,他还给兄弟们介绍过对象。我们问,效果怎么样?“真成了一对!”说着,大家都会心地笑了。

  不过,孙国祥告诉笔者,“可也不都是快乐啊,跑联运苦起来,也是常人难以想象的。”

  那再说说苦。列车员们有哪些苦?

  为供暖,烧煤、运煤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