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有资产管理从管企业转向管资本

旅顺广播电视网综合 刘 欣2019-12-03 13:00:26
浏览

  “该管的不缺位,不该管的不越位”——国有资产管理从管企业转向管资本

  【中国经济 看稳健 说信心】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明确要求,形成以管资本为主的国有资产监管体制。国务院国资委日前印发《关于以管资本为主加快国有资产监管职能转变的实施意见》(以下简称《实施意见》)。如何以管资本为主加快国有资产监管职能转变?如何进一步做强做优做大国有资本?国务院国资委和相关企业负责人对此进行了相关解读。

  从管企业向管资本转变  

  近年来,国资委将深化自身改革作为一项重要的政治任务,扎实推进职能转变,加快推进从管企业向管资本转变。

  一方面,强化管资本职能。调整优化国有资本布局,完善投资监督管理体系,指导21家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试点企业深入推进改革试点工作。另一方面,开展授权放权。今年6月,《国务院国资委授权放权清单(2019年版)》印发,列入5大类、35项授权放权事项,最大限度调动和激发企业的积极性。同时,积极改进监管方式手段,建设全国国资国企在线监管系统,编制并及时修订国务院国资委权力和责任清单。截至今年10月,国务院国资委现行有效规章27件、规范性文件207件,国资监管的法规制度框架基本健全。

  围绕“管资本”这条主线,《实施意见》从总体要求、重点措施、主要路径、支撑保障四个维度,构建以管资本为主加快国有资产监管职能转变的工作体系。

  “《实施意见》明确要实现四个转向,确保转变精准到位。”国务院国资委副主任翁杰明介绍,一是转变监管理念,从对企业的直接管理转向更加强调基于出资关系的监管,确保该管的科学管理、不缺位,不该管的依法放权、不越位;二是调整监管重点,从关注企业个体发展转向更加注重国有资本整体功能;三是改进监管方式,从习惯于行政化管理转向更多运用市场化法治化手段,更加注重以产权为基础、以资本为纽带,通过法人治理结构履行出资人职责;四是优化监管导向,从关注规模速度转向更加注重提升质量效益,引导企业不断增强国有经济竞争力、创新力、控制力、影响力、抗风险能力。

  提升国有资本运营效率

  从管企业转向管资本,构建以管资本为主的国有资产监管体系,受到广大国有企业的欢迎和支持。

  作为一家百年企业、在港央企,招商局集团在开展国有资本投资公司试点过程中持续打造“权威总部”“价值总部”“创新总部”,逐步构建精简高效、运转快速的组织架构体系,总部“管资本”的能力显著增强。在招商局集团党委委员、副总经理王宏看来,《实施意见》的出台既有施药动刀的强身之法,又有固本培元的健体之举,将有助于加快解决国有资产监管中的越位、缺位、错位问题,进一步提高国有资本运营和配置效率。

  中国国新2016年初被国务院国企改革领导小组确定为国有资本运营公司试点企业之一。在中国国新党委书记、董事长周渝波看来,开展国有资本运营必须高度契合国家战略,牢牢聚焦进入实体产业的国有资本,既要以提高资本回报为主要目标,又要通过投资引领、培育孵化等方式,在落实国家战略上发挥应有作用。

  完善国企分类监管是上海国资战略布局的重要目标之一。据上海市国资委党委副书记董勤介绍,上海将原来国企的分类调整为“市场竞争类、金融服务类、功能保障类”。市场竞争类和金融服务类企业以定量考核为主,重点考核主业价值和资本价值提升;功能保障类企业则定量定性考核相结合,健全政府主管部门联审机制,重点考核城市安全运营和民生满意度提升。

  翁杰明表示,以管资本为主加快国有资产监管职能转变,一要聚焦优化国有资本配置,管好资本布局;二要聚焦增强国有企业活力,管好资本运作;三要聚焦提高国有资本回报,管好资本收益;四要聚焦防止国有资产流失,管好资本安全;五要聚焦加强党的领导,管好国有企业党的建设。

  加快形成国资监管“一盘棋”

  当前,深圳市全力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建设,深圳市国资委也正全面开展区域性国资国企综合改革试验,构建以管资本为主的国资监管体系。

  “深圳将在职能转变、专业化监管队伍建设、分类授权放权、国资大监督体系建设等方面积极探索,努力打造国资国企改革高地。”深圳市国资委主任、党委书记余钢表示。

  在明确管资本重点内容的基础上,《实施意见》同步调整优化监管方式,并提出四个路径:以国资委权力责任清单为基础,厘清职责边界,将不该有的权力拦在清单之外;以法人治理结构为载体,依据股权关系向国家出资企业委派董事或提名董事人选;以分类授权放权为手段,有针对性地开展授权放权;以加强事中事后监管为重点,切实减少审批事项,实现实时在线动态监管。

  近年来,国资监管系统建设取得积极进展,但仍然存在上下级国资委沟通联系不够紧密、全国国资系统合力有待增强等问题。国资委明确提出,力争用2-3年时间推动实现机构职能上下贯通、法规制度协同一致、行权履职规范统一、改革发展统筹有序、党的领导坚强有力、系统合力明显增强,加快形成国资监管“一盘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