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出手救援 西方国家汽车业危机中“求生”

旅顺广播电视网综合 刘 欣2020-03-27 05:39:37
浏览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持续蔓延,美欧汽车业陷入“严冬”。车企面临需求大幅萎缩、零配件供应链断裂等诸多难题,被迫纷纷停工或减产。美欧主要汽车生产大国相继出台金融和税收等救助政策,汽车行业也以削减开支、产能转移等多种形式展开自救。

  在美国、德国、意大利、法国、英国等美欧重要汽车生产国与消费国,新冠肺炎疫情形势严峻。受市场需求低迷、供应链紧张影响,各大汽车制造商生存压力骤增。分析认为,疫情令本就面临贸易争端和自身转型挑战的美欧汽车业雪上加霜。汽车行业如何自救,各国政府如何救助,成为影响汽车行业未来发展的重要因素。  

  产销停滞带来严峻考验

  在北美,福特、通用和菲亚特—克莱斯勒公司等汽车厂商日前先后宣布暂停生产约两周。本田汽车公司表示,将暂时关闭北美所有工厂6天。部分汽车厂商与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达成共识,将改善安全环境,保护员工免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在欧洲,德国三大汽车巨头戴姆勒、大众和宝马公司先后宣布将欧洲生产线关闭至3月底。法国两大车企雷诺和标致雪铁龙也陆续关闭了其位于法国、西班牙、葡萄牙、德国以及东欧国家的工厂。菲亚特—克莱斯勒宣布将暂停在意大利、塞尔维亚和波兰的生产。

  暂时未停工的车企也面临着零部件短缺等一系列棘手难题,上游供应商以及下游经销商均受损严重。欧洲最大的两家汽车零配件供应商博世公司和大陆集团宣布,将停产部分产品。另一家车身面板以及内燃系统的主要供应商法国全耐塑料股份有限公司也宣布,暂停国内生产线。由于从欧洲进口的零部件断供,宝马位于美国南卡罗来纳州的工厂将于4月3日停产至少两周。

  随着多国暂停非必要商业活动,处于汽车消费终端的车行生意日益冷清,面临现金流危机。位于美国肯塔基州列克星敦的银河汽车销售公司负责人洛伦说:“通常车行一周能卖出8到10辆车,可现在一周只卖了两辆。情况还会恶化下去,我将不得不解雇5名员工。”

  2019年,美国汽车销量为1700万辆。根据汽车行业分析公司ALG的预测,按照最乐观的情况,疫情如果在5月份之前结束,并且政府出台的经济刺激方案起作用,预计2020年美国汽车销量为1530万辆。而最差情况则是,如果疫情持续到夏天并导致经济低迷,且刺激计划效果有限,汽车销量则将会徘徊在1120万辆的低位。

  欧洲汽车工业联合会近期公布的数据显示,受疫情冲击,2020年前两个月,欧洲新车销量分别下降了7.4%和7.2%,创2013年以来的年度最差业绩,受影响最为严重的国家分别为德国、意大利和西班牙。近日,加拿大皇家银行资本市场分析师巴克大幅下调了22家车企的目标股价。他认为,特斯拉今年的销量将出现下滑,福特将出现2009年以来的首次年度亏损,通用将损失35亿美元,“在疫情暴发之前,这都被认为是不可能的”。

  政府与企业出招解困局

  汽车业是欧洲经济的重要支柱之一,面对困境,欧盟和各成员国政府及企业纷纷出台积极的救助和自救措施。

  欧洲央行近日宣布了价值8700亿欧元的债券购买计划以稳定欧元区经济,欧盟将放宽竞争法中的相关规定,允许成员国政府向企业提供更多援助。据《欧洲汽车新闻网》报道,法国政府日前出台了3000亿欧元的政府贷款担保计划及推迟缴税等政策。德国政府近期也公布了一揽子经济扶持措施,其中包括通过联邦复兴银行提供超过5000亿欧元规模的贷款担保,同时还将通过减免税收、简化程序、降低预付款等方式,为包括车企在内的德国企业提供帮助。此外,西班牙、意大利等国政府也纷纷出台总额达数百亿欧元规模的经济救助计划,防止企业破产。

  美国国会参议院3月25日通过了一项总额为2万亿美元的财政刺激计划,以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对美国经济造成的影响。该计划将建立一个5000亿美元资金池,用于向包括汽车业在内的受疫情影响的企业发放贷款、提供贷款担保或投资。此前,美国主要汽车制造商、零部件供应商和汽车经销商联合呼吁美国国会和政府,为车企提供“强大的信贷工具”,以确保汽车业在应对疫情期间能够保持充足的流动性。

  而在企业层面,各制造商也通过削减开支、产能转移等方式展开自救。大众公司研究如何通过3D打印设备来制造面罩、呼吸机及其他生命支持设备。迈凯轮和日产已设计出一款紧急呼吸系统模型,有望在本周内投入使用。法拉利和菲亚特—克莱斯勒也在与意大利国内最大的呼吸机制造商商谈扩大产能事项。福特宣布正在与3M公司和通用医疗合作,生产口罩、呼吸机和面罩。

  疫情来临之际,汽车制造商和经销商向消费者提供了一系列优惠。例如,福特为客户提供3个月的购车补贴,通用为部分客户提供84个月的零利率贷款并提供120天的延期付款,起亚提供了至少60天的零利率贷款。部分经销商甚至尝试送车上门,让客户在家里领取新车。

  未来仍面临重重挑战

  业内人士认为,疫情之下没有哪家车企能独善其身,断供、停产现象的大规模出现说明很多车企在供应链优化方面存在提升空间。“供应链是为长期需求而设计的。一旦它们建立起来,就很难迅速改变”。

  欧洲汽车工业联合会总干事惠特曼认为,疫情发生之前,全球汽车行业已经面临着销售放缓、利润率下降等诸多挑战。政府和企业应防止疫情对汽车产业造成不可逆的、根本性的损害,从而导致企业丧失生产和研发能力。

  欧洲著名商学院圣加伦大学汽车行业资深专家杜登霍夫教授指出,未来欧洲的汽车业面临重重挑战,比如疫情以及由此引发的市场需求下降、欧美贸易争端带来的负面效应以及行业本身在技术更迭过程中造成的成本增加等。西班牙汽车行业分析师马尔科表示,停产期间造成的产能损失有望在疫情结束后迅速恢复,真正问题在于近年来汽车市场需求端的不断萎缩。汽车业如何实现技术革新并适应新的消费需求,是一个难题。

  (本报华盛顿、布鲁塞尔3月26日电)

本报驻美国记者 吴乐珺 本报驻比利时记者 郑 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