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中国电竞:赛事暂缓、商业化遇阻、靠直播自救

旅顺广播电视网综合 刘 欣2020-02-15 17:17:33
浏览

  “如今国内包括英雄联盟、王者荣耀、和平精英等热门赛事在内的电竞项目全部暂停,什么时候恢复都不清楚。”在国内经营着一家穿越火线俱乐部的何飞有些无奈。

  同样经营着一家电竞俱乐部的张晨(化名)正则因为商业合同的修订而焦头烂额,短短一星期内,已经有好几家赞助商找上门来,希望能就合同进行调整。

  突然袭来的疫情以及体育总局的暂停要求,让电竞圈一时陷入了停摆的状态。对于俱乐部而言,这意味着队员无法及时归队、赛训无法正常进行,甚至随着疫情的持续,曝光度因为无比赛可打而下滑,俱乐部的商业运作也存在变数。

  但张晨坚信停赛只是一个插曲,更没有退出电竞圈的想法。“在等待疫情过去的期间内,有更多的时间用以思考俱乐部未来的方向。同时也配合着教练有效地组织选手训练,说不准疫情也是个机会,给了普通俱乐部一个弯道超车的可能。”  

  线下赛事全部暂缓,电竞业陷入停摆

  “国内所有赛事都延期了,具体什么时候重启并不清楚。”2月5日,经营着一家职业俱乐部的何飞(化名)忧心忡忡。

  2020年1月,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暴发。短短大半个月时间,迅速从湖北蔓延至全国。疫情的突然袭来,让电竞圈一时间措手不及。

  1月23日,中国汽车摩托车运动联合会官网发布的公告显示,国家体育总局做出指示,暂停4月份之前的所有体育赛事活动。

  通知同样影响着电竞赛事的正常运行。如今的电竞赛事,早已脱离了初期的草莽发展,不再是曾经的网吧赛。每一场都变成了一次“大型聚会”,除了需要大型比赛场馆外,还聚集着选手、导播、主持等人员,更有数百计的玩家粉丝现场观战。而大量人员在线下的聚集,则意味着存在病毒传播的风险。

  很快,包括英雄联盟、绝地求生、穿越火线等热门电竞赛事相继发布延期公告。

  1月26日,腾讯宣布原本计划于2月29日进行的穿越火线职业赛事推迟。

  同日,腾竞体育宣布2020英雄联盟春季赛自2月5日起延期进行,2020英雄联盟发展联赛春季赛延期开赛。

  1月31日,绝地求生官方发布公告,原定于2月9日开幕的PCL2020春季赛将延期进行,组委会将根据疫情情况与相关意见另行发布新的赛事计划。

  事实上,不仅国内的赛事全部暂停。其他与国内关联较深的赛事同样受到影响。1月30日,守望先锋官方宣布取消原定于2-3月在中国举办的赛事。英雄联盟港澳台与东南亚联合赛区也宣布联赛推迟。而韩国英雄联盟联赛则宣布将进行线上无观众比赛。

  “没想到疫情会对行业造成这么大的影响,更没想到如今各个赛事全部延期暂缓。”1月底,看到电竞项目纷纷出台延期通告的何飞很是无奈。

  尽管暂停赛事是这一特殊时期的必然抉择。但对于以线下赛事为核心的电竞产业而言,延期或许更意味着行业在一定时间内难以正常运转,而首先受到波及的,正是行业中多家职业俱乐部。

  选手无法归队,线上赛训亦受阻

  选手无法归队,是疫情带给电竞俱乐部最直接的影响。

  2020年2月,老家在湖北黄冈的英雄联盟职业选手JackeyLove,在一次直播中称:“我这次回家,除了回来的那一天好像是出去了一次之后,1月21日到现在11天我都没出过门了,人(已经)有点晕了。”

  “原本计划的是初七归队,初八恢复训练,但现在只能通知队员在家休息待命。” 2月5日,在上海一家绝地求生俱乐部担任经理的林华正逐一联系选手,了解日常训练安排。由于队员无法归队,林华此前定下的训练计划以及和其他俱乐部约的线上比赛只能全部取消。

  虽然线下赛事停摆后,线上赛事仍然能正常推进,多家俱乐部也开始组织分散在各地的选手进行线上训练和比赛,一定程度上,仍然能够借此吸引玩家和粉丝的关注,维持电竞项目热度。但相比现场氛围浓郁的线下赛,无论从影响力,还是组织操作上,线上赛都远逊于前者。

  一方面,职业赛事的胜负往往都在电光火石之间,对设备的要求很高。“移动端的游戏还好,但对于绝地求生这种需要高配置的电竞项目而言,很多选手家里的电脑都达不到标准。”林华说。

  一家绝地求生俱乐部负责人甚至在微信朋友圈中表示,由于有选手滞留湖北,希望有朋友能借台电脑训练使用。

  另一方面,“线上赛还会导致比赛公平性受到破坏,谁也不知道比赛对手的情况,甚至不排除在比赛中使用外挂的可能。”林华表示。

  而陷入焦虑的不止电竞俱乐部的经营者们,电竞选手们也面临同样的困境。

  “现在在家哪都不敢去,每天都担心身边家人出现感染症状。尽管每天跟着队伍训练,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归队,也不知道究竟在俱乐部是否还有位置。”谈及现状,一位同样滞留在武汉的和平精英职业选手焦躁不安。

  赞助商要求修改合同,俱乐部商业化存变数

  比赛训受阻更难的,是商业化层面的变数。许多俱乐部不得不推倒此前的工作安排,重新规划起2020年的工作来。

  身处老家的何飞坐在电脑前不断修改着商业合作方案。几分钟前,他刚结束了和赞助商的通话。对方告诉他,希望能对此前签订的合同进行调整。

  “这是最近接到的第3起赞助商修改合同的电话。”何飞一脸无奈,此前俱乐部刚和多家赞助商签订2020年全年合同,但由于疫情的暴发,俱乐部很可能无法按照要求完成合作,“包括出席对方的品牌活动、参与粉丝互动等环节,估计都会逐一取消。”

  远在上海的张晨同样正紧张地安排着俱乐部在2020年的部署。作为一家旗下有英雄联盟、守望先锋等多支分部的电竞俱乐部负责人,如何在比赛停摆的情况下,继续维持俱乐部的商业运营,成为当下最亟待解决的问题。

  由于缺少赛事支持,俱乐部品牌传播受到波及。而此前俱乐部所签订的商业协议和赞助商合作,让张晨隐隐感到不安起来。

  张晨告诉记者,近年来电竞的爆发让越来越多的赞助商涌入市场。赞助模式也从最初仅是在队服上印上品牌LOGO变得更多元化,“包括选手配合品牌进行广告拍摄,出席商业活动等方式都成为如今最常见的合作。”

  但疫情的暴发导致俱乐部无法配合赞助商从事商业活动。前几天多位赞助商找上门来要求重新签订合同,希望能把参与活动的广告费用扣除。更有赞助商希望合作往后延期,从此前签订的12个月内执行完成,变为延长到14、15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