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昼夜赶制移动医废焚烧炉:让病毒“灰飞烟灭”

旅顺广播电视网综合 刘 欣2020-02-14 05:42:04
浏览

  六昼夜赶制移动医废焚烧炉

  让病毒“灰飞烟灭”

  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很多人闻“病毒”色变,马建立和他的同事们却是能让病毒“灰飞烟灭”的人。

  这位环境工程学博士是天津市生态环境科学研究院的一位技术负责人,这些天他带着20多个技术骨干和工人,没日没夜赶工,为湖北孝感赶制出一套移动式医疗废弃物应急处置装置。  

  对那些附着在口罩、纱布、防护服等医疗废弃物(以下简称“医废”)上的病毒而言,特制的医废焚烧炉才是它们真正的葬身之地。在高达350摄氏度的烈火灼烧下,再凶悍的病毒也会化为灰烬。目前,该设备已安全运抵孝感,经过安装调试,已经点火成功开始试运行。

  从事环境研究多年,马建立的嗅觉总是比别人更灵敏一些。今年1月下旬,他在新闻里听说湖北多地出现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很快全国各地都开始出现口罩荒、防护服荒,他立刻意识到,这些激增的防护需求背后,必将随之产生数量巨大的医废。

  临近春节,人们忙着置办年货的时候,马建立就开始盘点起那些藏在仓库里的“宝贝”,“当时想着,可能会在天津周边一些处置能力有限的医疗机构派上用场”。

  这个“宝贝”是天津市生态环境科学研究院专门设计用来应对突发疫情中医疗废物应急处置的应急移动焚烧炉,拥有10项授权专利。

  也就是从2003年开始,国家投入近百亿元逐步建起各级医废处理设施,一张医废处理处置的安全网正在织就。如今,在正常情况下,全国的大多数地方可按照“日收日清”的机制,有序处理日常产生的各种医废,然而一旦遇到紧急情况考验一个地区处置能力的时候,应急设备便有了用武之地。

  高温焚烧法是这套应急设备采用的处理办法,通过高温燃烧,每小时可以处置最多300公斤医废,把它们转化成燃烧烟气和固体残渣。其最大的特点在于,对安装的环境要求很低,设备可以独立运行、自动化程度高,且用卡车就可以远程运输和装卸,直接抵达最需要的地方。

  刚进2月,一通来自湖北省孝感市生态环境部门的电话打到天津。对方忧心忡忡——当地医院里医废猛增的问题凸显,从医院运往统一的大中型医废处理厂耗时耗力不说,最担心的是这个过程中,一旦处置不当让病毒趁机“逃脱”,又会造成难以想象的二次灾害。

  他们不得不对外紧急求助。从全国范围来看,拥有医疗废物应急处置专利技术及相关设备的单位少之又少,天津生态环境科学研究院是其中之一。马建立盘算了一下,天津的应急研发中心(物资储备库)的存货中,有组装出移动应急医废处置设备的核心部件,只需要按照当地的实际需求,重新设计并把一系列配件框架组装起来,就能立刻送往前线。

  业内人士都清楚,按照正常的程序,设计组装调试这样一台设备,要耗时几个月时间。求助电话里,对方语气恳切,“越快越好吧!”

  最短的时间内,全院最精干的技术人员全部就位,冒着漫天飞雪,他们带着图纸和工人一起赶到物资储备库,卷起袖子干了起来。

  赶上春节假期,很多企业没开工,再加上疫情封控的影响,要找齐一些平常随处可买的材料和配件,变得难上加难。为了确保装备及时装配,天津生态环境科学研究院全院都行动起来,大家四处联系货源,有的人找遍了自己的亲朋好友一起想办法。

  天津郊区的隆冬,气温最低达零下10摄氏度左右,物资储备库四周只有无人的旷野和尚未复工的空旷厂房。马建立和20多个兄弟,带着成箱的泡面,在库房里连干了6个昼夜。

  仓库里设备全,干活儿方便,可生活条件非常艰苦。北方的冬夜,里面没有空调暖气,一杯水都能结冰。大家白天四处找各种配件,晚上回来喝点热水泡袋方便面,连夜干活;有时候困得实在睁不开眼了,几个人就坐在凳子上闭一会儿眼睛,没多久又投入战斗。

  每个人都在争分夺秒地跟时间赛跑,只为把组装完成的时间缩短、再缩短。为了让孝感当地的环保人员方便使用,技术人员李晓光紧急完成了撬装式框架和主体设备装配图;技术人员霍宁利用施工间隙,现场完成了撬装式框架设计图纸和主体设备连接方案,编写了设备操作手册、现场安装要求等技术文件。针对空气过滤器与现有设备不匹配的问题,他又带头连夜攻关,创新出适用于撬装式医疗废物焚烧炉的一体化空气过滤器。

  到了组装的冲刺阶段,技术人员们干脆都抄起工具加入到装配工人中间,一起拧螺丝、刷油漆……技术人员冯磊在设备组装过程不慎把大拇指扎伤,送医院紧急处理,简单包扎后,他很快又返回现场继续工作。眼看安装到了最后关头,还差设备固定的螺丝没到位,冯磊跑遍全市,终于找到螺丝送至安装现场。这时,他已经连续两天没合过眼,倒在车里就睡着了。

  这个非常时期的非常任务,仿佛一块磁石,迅速凝聚起越来越多人的力量。花纹钢板是装配设备必需的材料,当时保障组的工作人员到处也找不到。一筹莫展时,天津市静海区一位姓孙的材料商听说要给湖北组装应急设备,当即以最快的速度找来工人,按照要求的尺寸切割出钢板,第一时间安排车辆运输到组装现场。这位热心的商人表示,这批材料算是他无偿捐赠给湖北的,“后面如果有需要,还可随时支援”。

  设备主体开始装配了,可不锈钢管件又迟迟寻觅不到。当时,全市的不锈钢市场还未营业,工作人员赶到一家钢材市场,出示了孝感发来的请求援助函,这家钢材市场决定单独对这个任务开放,这也是春节后这家市场做的第一单业务。

  在不锈钢配件城,环保工作人员在大门紧闭的商铺中,惊喜地发现还有一家浙江籍的商户仍在留守。听说这个非常任务,这位浙江老板打遍了所有供货商的电话,又找了所有可能提供配件的朋友。

  东拼西凑总算要把配件找齐了,就差3根油管,怎么也找不到。当时供货商手头只有两根现成的油管,为了搞到第三根,他开车跑了300多公里,仍然无功而返。就在工作人员准备离开时,供应商突然一拍大腿,把自己车上的油管拆了下来,“拿去可以装在设备上,虽然旧点,但用起来没问题!”

  经过连续6个昼夜的奋战,一套一体化医疗废物应急焚烧处置装备终于组装完成,货车连夜把设备运至湖北孝感,目前在当地已经开始试运行。

  “这场没有硝烟的战斗中,没有旁观者、没有局外人。”马建立感受到从每一个人身上传递出的温度,正在汇成一股巨大的能量,如同焚烧炉内炽热的高温,终将使病毒“灰飞烟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