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冈医生讲述隔离区经历:穿防护服小憩,有动静就蹦起来

旅顺广播电视网综合 刘 欣2020-02-13 20:27:58
浏览

  最近几日天气不错,阳光散发着暖意。

  2月10日,从一线下来后在家中自我隔离、调整的湖北省黄冈市黄州区人民医院医生林方(化名)收到了一条信息:“感觉身体状况恢复得还不错!感谢你这段时间在这个非常时期陪我们渡(度)过的每一天……为今天有你们这样一群人感到骄傲、温暖、感动。”

  信息来自一名治愈出院的新冠肺炎患者,林方感觉自己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黄冈医生讲述隔离区经历:穿防护服小憩,有动静就蹦起来

  黄州区人民医院的医护人员在防护服背面贴上了“黄冈加油”,以此鼓励自己。受访者供图

  黄冈距离武汉市大约70公里,搭乘城际列车半小时即可到达。当众人将目光聚焦武汉时,作为湖北省人口第二多的地级市,黄冈的疫情同样凶猛。

  正如黄冈市副市长陈少敏所说,因为对新冠肺炎认知不足、准备不足,医疗条件相对较差,后期治疗、检测能力相对滞后,黄冈的疫情一度非常严重。截至2月11日24时,黄冈市累计报告新冠肺炎病例2398例。

  作为直面新冠肺炎的一线医生,从1月15日起,林方见证了黄冈疫情发展的全过程。新京报记者与她对话,听她讲述自己的亲身经历与观察。

  不希望有病人来,又要微笑着迎接每一个人

  新京报: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接触新冠肺炎的?

  林方:我本来是中西结合科的医生,1月15日被临时抽调到了呼吸二科。那之前的1月13日,医院突然成立了呼吸二科,派过去一个主任、三个医生,开始收治疑似病人。

  15日刚过去时,我被排到了下午的班。一下午,就收治了8名新冠肺炎疑似病人,实在忙不过来,只好把主任请来帮忙。第二天我上夜班,类似情况的又来了10个。这引起了医院的重视,院长都很关注这个事。

  新京报:病人不断增加,你和其他医护人员是什么样的工作状态?

  林方:最开始的时候比较辛苦,三班倒。上夜班基本不能休息。而且夜班本来是头一天下午5点来,第二天早上8点走。但因为病人、家属很恐慌,总是有人咨询问题,所以好几次夜班都是第二天下午1点多才走的。

  1月17日凌晨,我真的是心力交瘁,就发了一条朋友圈,“无数次在这样凌晨时分已经筋疲力尽,心中默默地祈祷不要再来病人”。 因为2019年12月时,因为甲流的关系,我们就一直在熬夜。好不容易甲流过去了,新冠肺炎又来了,我们确实不希望再有病人来了。但我还是挺正能量的,后来又鼓励自己,要“微笑着迎接下一位再下一位,无需别人的赞赏或是评判,我们就是我们自己心中最可爱的人。”

黄冈医生讲述隔离区经历:穿防护服小憩,有动静就蹦起来

  山东支援黄冈的医疗队工作人员隔窗相望,互相鼓励。图/新京报APP

  新京报:最初的病人情况怎么样?有什么特点?

  林方:我记得第一名病人是一位59岁的女性。来我们医院前,她已经在外面治疗了十多天,不发烧也不怎么咳嗽,症状就是气短、呼吸困难。但一做CT,就发现肺上呈云絮状。

  后来的病人情况比较相似,大多是发烧几天不退、干咳。一查血常规,就发现他们和普通的细菌感染不一样,细菌感染的话是白细胞高,这些人都是白细胞值、淋巴细胞值低,属于病毒性肺炎。CT片子也和以前流感的不一样,双下肺是云絮状的,短期内发展很快。

  作为一名工作了20多年的医生,2003年的“非典”时期又上过一线,我感觉不太对。

  新京报:你当时意识到这是新冠肺炎了吗?

  林方:最初接到这些病例时,黄冈市疾控中心还没办法进行核酸检测(注:黄冈市副市长陈少敏曾对媒体表示,1月19日前,黄冈市无权做新冠肺炎检测;1月20日-22日,湖北省下放检测权,但黄冈没有新冠检测试剂;1月23日后才有试剂),所以这些病人都不能确诊,只能算是疑似。不过我们心里大概知道这些病例很可能是新冠肺炎,有传染性。

  后来我们听说,黄冈市的第一个病例是黄州区的一名司机,是给武汉的华南海鲜市场运送海鲜的。因为业务原因,这个司机在黄冈的黄州中心菜市场逗留过。那是一个人流非常密集的市场,后来的许多患者都去过那个市场,包括我接诊的第一个病例——那位59岁的女性,她在中心菜市场附近陪读,天天去买菜。

  新京报:对你来说,今年春节和往年有哪些不一样?

  林方:其实腊月二十左右,黄冈过年的气氛还是很浓的,老人都拎着大包小包在路上走,去菜场买鱼买肉。1月14日,我和儿子去菜市场买菜做丸子,菜场也没什么人戴口罩,因为说不会人传人嘛,大家也不怎么担心。

  不过我那段时间一直很忙,每天和患者、家属打交道,嗓子都是哑的。那时候防护物资很少,防护服也没有几套,大家都想着要节约。基本上每个人都是一早就穿上防护服,不喝水、不上厕所穿一天,有年纪大点的医生干脆带着尿不湿。

  今年的除夕夜,我也是在医院里度过的。除夕那天,好多医护人员是拿方便面当年夜饭的。我因为一直戴着口罩,有点恶心,就找了一个有窗户的房间,在窗边吃。那里有风吹进来,可以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重回17年前的“非典”抗击现场

  新京报:黄冈是什么时候公布新冠肺炎确诊患者、疑似患者定点隔离医院的?

  林方:1月23日,黄冈市政府发布了第一批三个发热门诊定点医院,包括黄冈市中心医院、市中医医院和我们医院。当时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还没建好,所以可疑病人的定点医疗救治机构就定在了市惠民医院、市传染病医院、黄州区龙王山老年公寓。

  我们医院门诊遇到的疑似病人就转到龙王山老年公寓治疗,那里的老人已经被提前转移走了。之所以选择龙王山,可能因为那里离市中心比较远、比较偏,过去是黄州区人民医院的旧址,也是2003年抗击“非典”的地方。

  新京报:龙王山老年公寓的情况怎么样?

  林方:我和一些医护人员是1月22日搬到龙王山老年公寓隔离区的。那里的装修有些年头了,墙面有些斑驳,有的病床护栏不能用了。搬进去的前两天,院里好多人帮忙打扫卫生,光是灯管就换了好几箱。

  老年公寓一共四层。一层是药房、划价大厅以及安保人员;四层是给医护人员住的;二层、三层收治病人,一共有90个床位。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投入使用前,我们还在走廊上加了一些床位,都算上差不多有100个。

  新京报:在隔离区期间,医护人员的情况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