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文三爷”涉黑被判无期:坐拥占地近30亩豪华别墅

旅顺广播电视网综合 刘 欣2020-01-16 09:43:20
浏览

  “文三爷”有一座占地30亩的豪华别墅,是当地地标,但风光住所后却是不风光的发迹路。检察机关受理该案后,是黑恶犯罪的一个不放过,不是黑恶势力的一个不凑数——
  公诉“文三爷”

长沙“文三爷”涉黑被判无期:坐拥占地近30亩豪华别墅

  该案庭审现场

  强迫交易、非法拘禁、敲诈勒索……以湖南省长沙市为据点的文烈宏及其涉黑犯罪团伙可以说是作恶多端。2019年6月19日,湖南省高级法院对文烈宏等25人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进行二审宣判:全案驳回上诉,维持原判。首犯文烈宏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诈骗罪,行贿罪,强迫交易罪,开设赌场罪等15罪,数罪并罚,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其他24名犯罪集团成员分别被判处二十五年至一年不等有期徒刑。

  至此,这起涉案金额12亿余元,由全国扫黑办、最高检、公安部挂牌督办的重大涉黑案件,终于尘埃落定。

  “文三爷”编织“黑网”。小时候被唤作“文三伢子”,混迹社会后得名“文三爷”

  长沙市望城区桥驿镇民福村,有一个占地近30亩的别墅,是当地的一个标志性建筑,该别墅拥有高耸围墙、独立庭院、气派泳池。这座别墅的主人,就是文烈宏。1969年出生的文烈宏在其兄弟姐妹中排行老三,小时候就被唤作“文三伢子”,混迹社会后得名“文三爷”。1997年以来,文烈宏因多次随意殴打他人、赌博作弊,在望城一带素有恶名。

  自2002年始,文烈宏以开设赌场、组织赌局、提供赌资结算,吸引、招揽众多企业主参与赌博活动,从中抽头渔利。随着高利放贷规模不断扩大,文烈宏便开始网罗马仔,采用非法拘禁等暴力手段追讨高利贷债务和赌债,以确保收回高利贷本息、维护赌场秩序。

  2010年2月,文烈宏以公司名义从事高利放贷,并成立湖南宏大典当有限公司。自此以文烈宏为组织、领导者,参与人数众多,以高利放贷、开设赌场、暴力讨债等违法犯罪活动为主业的黑社会性质组织逐步形成。

  承办检察官介绍,该犯罪组织人数众多,结构严密,层级分明,分工明确。在长期的违法犯罪活动中,逐渐形成了一些不成文的规约和纪律,比如该组织成员必须等级有序,马仔不得越级联络报告;马仔要服从命令,听从指挥,维护“老大”权威;对该组织要忠心,如若背叛将受严惩;骨干成员单独受领任务,重要事项当面授意,相互之间不得私自联系及打听情况。

  据了解,该犯罪组织及其成员通过有组织的长期实施非法高利放贷、暴力讨债、敲诈勒索、强迫交易、诈骗、开设赌场、赌博等违法犯罪活动80余起,攫取了巨额经济利益,至案发被扣押、查封的现金及财物折款高达12亿余元,致使近10人被殴打致伤,间接导致2人死亡,7家知名企业被逼重组、破产,4个房地产项目资金链断裂,严重破坏经济秩序和社会生活秩序。

  2017年2月15日,湖南省公安厅成立专案组,将文烈宏案指定由常德市公安局管辖,并从常德、长沙、湘西等地抽调百余名精干警力参与办案。28日,专案组在长沙市开展集中抓捕行动,将文烈宏、佘彬、龚浩等主要犯罪嫌疑人抓获归案,随后,该组织其他成员也相继落网。同年6月21日,对该案以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件立案侦查。

  分罪名分案分人审查。常德市检察院检察长担任专案组组长和第一公诉人

  案件移送检察机关后,湖南省检察院主要领导就案件办理、财产处置、分案审理等作出了明确指示,成立了专案组,并派专人进行督导和指导,集中人员、集中时间全力办理该案。

  “按照‘分罪名分案分人审查、主承办检察官总负责’的工作思路,将任务分解到人,将责任落实到人,在坚持分工负责的基础上,实现了办案力量的灵活组合。”湖南省检察院副检察长印仕柏介绍,全省三级检察机关非常重视该案的办理,该案办理由省检察院直接指导,常德市检察院检察长余湘文担任专案组组长和第一公诉人。专案组详细绘制了涉黑组织的组织结构图,制定了办案进度表,规定了每一项具体工作完成的时间节点,严格把握办案进度,依法推进案件办理,确保案件办理在法治轨道上运行,经得起法律和历史的检验。

  “组织特征、经济特征、行为特征、危害性特征是认定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需要的四个基本特征。”承办检察官介绍,在文烈宏涉黑一案中,嫌疑人所犯罪行不仅具有传统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特点,而且法律关系异常复杂。非法高利放贷、暴力讨债是该组织攫取非法利益最主要的方式,在认定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四个特征,特别是经济特征和危害性特征的认定上较为复杂。因为该案中诸多案件刑民交叉,民间借贷、合作开发、建筑施工等民事纠纷与强迫交易、敲诈勒索、虚假诉讼等刑事犯罪交织,呈现出各种复杂的法律关系,甄别难度大。

  “该案涉案人员众多,犯罪事实复杂,涉案罪名多达十几个,敛财数额巨大,既要厘清领导者、积极参加者、一般参加者,也要厘清哪些是组织犯罪,哪些是个人犯罪,哪些是刑事犯罪,哪些是民事侵权,必须找准证据,严格依法办案。”余湘文介绍说。

  审查报告达100余万字。检察官审看了2600小时的同步录音录像,并转化为文字

  “我们确定了分案原则,即涉黑与不涉黑的分开;组织者、领导者及骨干成员与一般参加者分开;有亲属关系的分开,例如文烈宏与其女儿文雅、外甥郭卓等分开;先审理主案再审理其他案件。”余湘文介绍,实践证明,分案方案对于提高庭审效率,快速推进庭审起到了重要的作用,文烈宏等4人的主案,用时6天审理完毕,而另外两个涉黑辅案分别只花了2天和1天半的时间,为办案组寻找确认事实证据留下了充足的时间。

  在证据关口,公安机关最初移送卷宗材料290册、犯罪嫌疑人39名、违法犯罪事实70余起。检察机关讯问犯罪嫌疑人52人次,复核被害人及证人43人次,接待律师35人次,提出补查意见477条,经过二次退回补充侦查,新增卷宗71册。

  针对涉黑犯罪的经济特征,专案组充分挖掘文烈宏“长沙现金王”这一称号的来历和内涵,并从该组织为成员提供逃跑经费、发放“封口费”,为因作案被羁押的成员提供生活费,以及为树立组织权威打压对手、寻求保护、政治捞金等全面收集、补充证据。

  对于查扣资产的确权,专案组对12亿多元的涉案资产、1000多个银行账户,一一审查甄别,补充卷宗材料13册,“光案卷就摆满了一整间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