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约内部分歧进一步加剧(国际视点)

旅顺广播电视网综合 刘 欣2019-12-05 06:35:31
浏览

  12月3日至4日,北约领导人在英国伦敦举行峰会,庆祝该组织成立70周年。欧洲媒体报道称,会议被北约成员国之间的“口水仗”所笼罩。会前美国要求其他北约成员国大幅增加军费,法国总统马克龙发表北约“脑死亡”的言论,给整个峰会蒙上了一层阴影,凸显了北约内部分歧日益加深。

  

  本次北约峰会,无论是会议形式,还是日程安排,都显得有些低调。峰会后原定的领导人联合记者会被临时取消。英国广播公司评论称,困境中的北约丝毫没有庆祝成立70周年的气氛。

  有关“脑死亡”言论持续发酵

  英国媒体称,尽管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努力施展外交手段,设法掩饰北约内部分歧,但美欧、德法、法土、美土之间此起彼伏的争吵,令北约内部矛盾日益公开化。

  会前马克龙有关北约“脑死亡”的言论持续发酵,成为北约领导人峰会上媒体最为关注的中心话题。马克龙此前在接受《经济学人》杂志采访时说,北约内部缺乏战略协调,正在经历“脑死亡”。他认为,美国正在“背弃我们”,特别是在没有事先通知北约的情况下将军队撤离叙利亚。同时,作为北约成员国的土耳其在没有同北约进行协调的情况下出兵叙利亚。

  对于马克龙的言论,美国总统特朗普称,马克龙的言论对多个国家的军队“非常具有侮辱性”,是“危险的言论”,他对此感到震惊。马克龙上述言论也遭到土耳其的批评,众多北约成员国和欧盟官员也发声表示反对。德国总理默克尔说,由于“欧洲光靠自己无法自卫”,所以维护好北约非常关键;虽然土耳其在北约内有点“另类”,但从地缘政治角度看,土耳其对北约意义重大,应该继续留在北约。

  为了使北约峰会不至破裂,斯托尔滕贝格在峰会前前往巴黎同马克龙沟通,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也释放积极信号。然而,马克龙在同斯托尔滕贝格会面后表示他拒绝为“脑死亡”言论道歉,并称北约需要“警钟”,而他很高兴“警钟”已经敲响。欧洲舆论普遍认为,马克龙“脑死亡”言论无论是否得到其他成员国认同,都凸显了当前北约内部矛盾重重的现状。

  成员国之间矛盾日益尖锐

  军费支出是近年来引发北约成员国争吵的一个主要问题。美国政府要求大幅削减美国在北约的军费开支,降低美国承担北约直接预算的比例。2014年北约成员国同意,10年内将各自防务支出增加到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2%的水平,但德法等国家在这一问题上进展缓慢,当前只有9个北约国家军费开支超过国内生产总值的2%,引发美国不满。

  默克尔表示,从现实角度出发进行测算,德国要到2031年才能把国防预算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由2018年的1.4%逐步提升至2%。斯托尔滕贝格还表示,北约已同意从2021年开始削减年度预算中的美国份额,从22%下降至16%,和德国处于同等水平。然而,法国却对此表示拒绝。

  美国长期以来以北约“领导者”的姿态出现,但是近年来美国高调打出“美国优先”和单边主义旗帜,宣称“北约过时”,向欧洲国家施压,要求其承担更多军费和责任。最近,美国政府没有通知欧洲盟友,宣布从叙利亚撤军,引发欧洲国家不满。

  今年10月,土耳其在叙利亚北部展开地面军事行动,打击库尔德武装,遭到一些北约成员国反对。土耳其还从俄罗斯购买和部署S—400防空导弹防御系统,引发包括美国在内的北约国家不满。

  此外,美国与欧洲还在伊核问题、《中导条约》、处理与俄罗斯关系、贸易争端等领域龃龉不断。马克龙主张同俄罗斯改善关系,认为孤立俄罗斯让欧洲更加危险,此前他两次在法国同俄罗斯总统普京会面,引发美国和一些东欧国家的不满。

  就在峰会召开前,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2日宣布,法国数字服务税“歧视”美国互联网企业,考虑到相关“损害”,提议美国政府向香槟、奶酪、手提包等价值24亿美元的法国输美产品加征最高达100%的关税。对此,法国经济和财政部长勒梅尔警告说,“一旦美国实施新的制裁措施,欧盟将进行强烈还击。”欧盟委员会3日也表示,欧盟各国将团结一致,共同应对美国针对法国商品加征关税的计划。

  跨大西洋关系渐行渐远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说,北约峰会暴露了北约最高层之间的紧张态势,“北约看上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混乱”。美国“外交政策”网站刊文称,北约当前的困境有深刻的根源,北约的团结正遭遇前所未有的挑战。北约本来是号称“保卫领土”的集体安全组织,随着华约解体、冷战结束,北约没有了现实威胁,面临身份认同危机。

  英国皇家国际问题研究所教授迈克尔·克拉克认为,“北约已经陷入困境”,北约不断东扩,成员数目增加,防御线向莫斯科逼近,但是北约已经不像历史上那样有凝聚力,因为成员国之间越来越缺乏共识。普京3日也表示,鉴于苏联和华约早已解体,冷战结束后俄罗斯并未对北约构成威胁,北约的扩张毫无意义。

  欧洲媒体分析称,欧盟防务一体化进展缓慢,欧洲成员国防务高度依赖美国。当前美国对欧洲国家动辄横加指责,引起欧洲一些国家不满,但是欧洲目前还离不开美国的支持,这是欧洲纠结所在,也是北约面临的难题之一。

  美国巴德学院国际关系学教授沃尔特·米德评论称,北约即使没有经历“脑死亡”,但也是“病得不轻”。冷战后,西方联盟已经失去方向,陷入迷茫,现在跨大西洋关系渐行渐远,英国“脱欧”、法国自主意识增强、德国日益强大都加深了这种裂痕。欧洲不能像以前那样依赖美国的安全保护,但是在面对新的安全挑战时,欧洲却无法拿出一个统一的应对方案,这成为当前北约内部分歧不断加深的一大根源。

  (本报布鲁塞尔、华盛顿12月4日电) 

  


  《 人民日报 》( 2019年12月05日 17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