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点赞800万次的“韩老湿”原来是位乡镇中学语文老师

旅顺广播电视网综合 刘 欣2019-11-08 07:06:54
浏览

  叫韩晓,有60万抖音粉丝
  被点赞800万次的“韩老湿” 原来是位乡镇中学语文老师

  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在今年8月发布的第44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我国网民规模已达8.54亿。截至2019年6月,我国在线教育用户规模达2.32亿,较2018年底增长3122万,占网民整体的27.2%。

  在这样一个“互联网+教育”的大政策背景和新兴呈现平台的催生下,内含个性化定制般的“网红老师”,日益受到市场和社会欢迎,似乎就成了一种必然。今天这个话题,就先从两位有意思的网红老师说起。

  叫韩晓,有60万抖音粉丝  

  被点赞800万次的“韩老湿”

  原来是位乡镇中学语文老师

  高中生和老师无话不谈?开开心心没有烦恼?许多科目都能拿年级第一?不要以为这样的高中学生只在电视剧里存在,其实在我们身边就有。他们不在一线城市,不是名校,也不是重点班,而是出自浙江省一所乡镇中学——嵊州市黄泽中学。

  带出这样一群学生的老师名叫韩晓,是一位高二语文老师。不久前,钱报记者在抖音上发现了她。她的抖音号“韩老湿”目前已经有近60万粉丝,总点赞量800多万。

  成绩进步100名不是难事

  秘诀就是“笑”

  见到韩老师时,她正好要排练街舞。身穿一身嘻哈套装、一头齐肩短发,额前是蓬松的空气刘海。

  看到这般青春装扮,记者脑海里突然涌现之前的网红歌手庞麦郎那曲“时尚时尚最时尚的”的调子,并且以为她还是一个大学刚毕业的新老师。

  可一问,才知道她已经是一位有着14年教龄的老师,并且还是嵊州市优秀班主任,曾获得嵊州市班主任技能大赛一等奖。

  “有人看到我每天笑嘻嘻的,和严肃搭不上边,便问我是什么老师。幼儿园、小学、初中……音乐、美术、体育……各个年级、各个学科都猜遍了,当我告诉他们,我是高中语文老师时,小伙伴们都惊呆了!”韩老师笑着说。

  “通常抖音评论里会夹杂很多负能量的东西,但是我的抖音评论里似乎没有。”韩老师很自豪,她笑着说,大概这就是所谓的“快乐能够相互感染”。现在韩老师拥有近60万粉丝,看到她与学生阳光灿烂的日常生活,许多网友非常羡慕:“世界欠我们一个韩老师。”

  虽然班级里总是笑声不断,欢乐满满,但丝毫不影响学习。她的班级许多学科都名列前茅,好几个同学成绩进步了100多名。

  班长程晓羽是变化最大的。刚分班时,她总是一个人安安静静地坐在位子上,很少说话也很少笑。但现在完全判若两人,不仅和同学们打成一片,还会时不时地说很多有趣的段子。“我学习的心态变了,感觉学习不是一件辛苦的事,生活也不再压抑,而是充满着各种乐趣。”小程笑着说,在这样的状态下学习,成绩从刚进校时的年级200多名进步到年级前30名。

  孩子们显而易见的进步,也打消了家长们的疑虑。

  小程爸爸告诉钱报记者:“以前她一回家就走进房间,我们几乎没有交流,现在她很喜欢和我们分享自己在学校的趣事,整个人自信了很多。孩子的改变让我很震撼,韩老师的教育对我深有启发。”程爸爸是一名小学老师,看到女儿的改变后,他自己也变得乐观了许多,还会在日常教学中和学生分享有趣的小视频,将欢乐带给学生。

  笑笑就能学好?

  她的理念遇到过很多质疑

  在韩老师看来,这样的快乐学习、快乐做事不仅是她自己的人生态度,也是她想向学生传达的。“对于学习,学生只要用最大的努力,做最好的自己就足够了,同样能学好,为什么一定要苦学,难道开心地学就不行吗?”

  不仅是学习,韩老师还想用自己的行动让学生知道,无论遇到什么难事,都不要愁眉苦脸。“一件事情如果已经发生,成为一个既定事实了,我们就要往好的方向想,乐观积极地去面对,去解决。”

  但是,并非每个人都能理解快乐学习,曾经有一位网友就在抖音上评论:“如果以后他们的成绩都能达到一本线,那我真的佩服您,如果不是,那我只觉得您一般般。”

  韩老师对这位网友的回复是:“我觉得您的思维方式有偏颇。我们不是没有目标,也不是不想考一本。我们都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考上更好的大学。但我们会更切合自己的实际情况,给自己一个正确的定位。努力超越自己,就是最大的进步了。”

  韩老师坚信,无论成绩好坏,每个学生都是善良、优秀的。比如,她就让班里一个成绩倒数的男生当了副班长。

  这个学生在分进韩老师的班级之前是大家眼里的“差学生”,“每个班里都会有一两个不爱读书的学生,当他们自己没有明白读书的重要时,老师和家长说再多都没用,过多的指责只会适得其反,对于他们,我们只能静等花开。”在韩老师眼里,要先学会做人做事,然后谈学习,虽然这个男生不愿学习,但不代表他就是个坏孩子,事实上,除了学习以外,他做事负责认真,是一位非常优秀的班委。“我还是会时不时找他谈心,至少聊过,等他长大了自然会慢慢理解。”

 

【编辑:王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