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样的诺贝尔文学奖:波兰及奥地利两位作家同时获奖

旅顺广播电视网综合 刘 欣2019-10-11 22:47:05
浏览

瑞典学院常务秘书马茨·马尔姆宣布获奖者名单。摄影 劳健颖

 
瑞典学院常务秘书马茨·马尔姆宣布获奖者名单。摄影 劳健颖  

人民网斯德哥尔摩10月10日电 (记者 李玫忆 实习生 方菁)2019年10月10日,诺贝尔文学奖揭晓了,今年诞生了两位诺奖得主。当地时间下午一点,瑞典学院常务秘书马茨·马尔姆宣布,将2018年诺贝尔文学奖授予了来自波兰女作家奥尔加·托卡尔丘克(Olga Tokarczuk),因其“用百科全书式的热情来表达作为一种生活形式的跨越边界的叙事想象”,2019年的诺奖得主是奥地利剧作家彼得·汉德克(Peter Handke),“在其颇具影响力的著作中,用语言的独创性探索了人类体验的外延和特质。”

诺奖出现“双黄蛋”

这在诺贝尔文学奖的百余年历史中十分罕见,上次是在1949年,时隔将近70年。受去年的性侵和泄密丑闻影响,瑞典学院多达5位院士辞去了诺奖评委会的职务,导致评委会成员一度只剩下10人,也致使2018年诺奖停颁(按规定至少12位评委)。2019年3月5日,诺贝尔奖基金会表示,诺贝尔文学奖将恢复颁发,一并选拔出2018年与2019年的两位得主。伴随“双黄蛋”而来的诺贝尔文学奖新闻发布会,还有着很多与往年的“不一样”。

记者待遇升级

之前的发布会现场被有些记者戏称为评委会的“饥饿营销”,让大家趋之若鹜:诺大的大厅只留下一个小门被栏杆围起来,只有站在栏杆边上第一排的记者才有机会完整地拍到从小门中出来、站在栏杆内发布获奖者的常务秘书。其他人要么就自带梯子,站在上面做人肉脚架,才有机会越过第一排记者的头顶拍到发布者,要么就只有站在后面“站听”消息发布。所以,即便下午1点才开发布会,为了抢站到有利位置,记者们不得不上午10点就赶到会场。而今年,可以坐着了!大厅内放置了5排长条座椅,一排能容纳近20人,摄像被安置在5排座位之后。所以,即便你只提前半小时入场,也可以舒舒服服地全程“坐观”发布会了。

媒体采访时间被压缩

往年因为是站着开的新闻发布会,站在后面的记者几乎看不清前面发生了什么,会场也有些嘈杂,没有提问环节显得理所当然。但随后,记者们在预约的专访时间里的提问却是畅所欲言的。今年坐着的记者们第一次得到了现场提问的机会,可是只有3个问题是大家没想到的,于是在不痛不痒的提问中痛失了“找寻真相”的机会。而随后的专访,几乎都安排给了瑞典媒体,即便如此,也有瑞典学院的工作人员在一边计时:两分钟到了,下一个!

90后评委首次现身

往年的新闻发布会都是瑞典学院常务秘书一个人的“独角戏”,宣布后再接受媒体访问。今年4月份新任的常务秘书马茨·马尔姆(Mats Malm)宣布了获奖者后,评委会主席安德斯·奥尔森(Anders Olsson)、前主席佩尔·韦斯特伯格以及另外3位年轻的评委们鱼贯而出,现身发布会现场。

经瑞典学院的工作人员证实,据她了解,这是诺贝尔文学奖新闻发布会现场首次有评委亮相,尤其还有两女一男三位年轻的评委。这是去年瑞典学院“地震”后一连串的改革措施结果——包括允许成员自愿辞职, 承诺审查原始评委的终身任命制度,并从机构外任命了五名成员加入评审团。

据现场材料介绍,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终审评审团成员由之前的5位增加到9位,其中4位是瑞典学院院士、评委会终身委员。另外五人是外部专家,有了80后、甚至90后的身影,今天参加新闻发布会的瑞碧卡·萨德就出生于1991年。据统计,今年的评委平均年龄约58岁,比以往只有终身制的评委们年轻很多。

作为评委会主席、终身制院士的代表,安德斯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在目前这一阶段,引入外部专家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而我们也受到了这种新的对话形式的激发,接下来我们将看到其结果。”但对之前瑞典学院新增院士的提案,他表示“我们还没有准备好评估这个新流程,这将是明年的任务,预期是两年时间,我今天不会就此做出最终结论。”

女性作家再获奖

在倡导男女平等的瑞典,诺贝尔文学奖一直被诟病离“性别平等”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到目前为止,加上今年刚揭晓的2018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波兰女作家奥尔加·托卡尔丘克,也只有15名女性(男性共113名获奖)赢得了这个有着近120年历史的奖项。安德斯·奥尔森承认,陪审团需要“扩大视野”。“以前是以男性为主导,” 奥尔森说,“如今,我们有如此多的女性作家,她们的确非常出色,因此我们希望诺贝尔奖的范围更广。”

要求废除诺奖的人获奖

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奥地利剧作家彼得·汉德克则是在瑞典学院承诺要“去欧洲化”和“去男性主导化”之后的几天才入选的,他也颇具争议。不仅如此,2006年,汉德克在塞尔维亚米洛舍维奇的葬礼上发表的著名讲话,遭到了广泛的批评,同年获得的海因里希·海涅奖提名最终也被撤销。2014年,他获得国际易卜生奖的机会遭到了奥斯陆的抗议。而他在一次采访中还曾呼吁应该废除诺贝尔文学奖,因为它是文学的“错误典范”,只能引起“一时的注意,报纸上的六页(报道)”,却于阅读本身无益。不过,今早当常务秘书马茨·马尔姆通知他获奖时,他还是高兴的,并答应12月份会到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参加颁奖典礼。

延伸阅读:

获奖者简介

奥尔加·托卡尔丘克,出生于1962年,是当代中最受人瞩目,也是最畅销的波兰作家之一,特别以神话、民间传说、史诗、与当代波兰生活景致风格著称。知名作品有《太古和其他的时间》、《白天的房子,夜晚的房子》、《雅各书》。她在2018年凭借最新作品《航班》(Flights)获得了布克国际奖,《航班》是奥尔加·托卡尔丘克第一本被翻译为英文的小说。她的得奖让人颇有些意外,评审团认为她是“一个全神贯注于当地生活的作家,但又有着从上方俯视地球的(上帝)视角,她的作品充满智慧和狡黠。”

彼得·汉德克,出生于1942年,奥地利作家、剧作家、导演,也是当代德语文学最重要的作家之一。其作品包括小说、散文、随笔、戏剧作品和电影剧本,其最著名的《卡斯帕》在欧洲获誉为“年代之剧”,已成德语戏剧中被排演次数最多的作品之一,在现代戏剧史上的地位堪比贝克特的《等待戈多》。

新一届评审会成员:

四名来自瑞典学院:

1.安德斯·奥尔森,出生于1949年,他是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评审团主席,瑞典学院院士,出生于1949年,瑞典作家,文学评论家,斯德哥尔摩大学文学教授,同时也是瑞典学院院士。

2.克里斯提娜·勒恩,出生于1948年,今年诺贝尔文学奖评审团评委之一,瑞典学院院士,瑞典著名诗人和戏剧家。

3.杰斯珀·斯文布罗,出生于1944年,诗人,哲学家。

4.派尔·韦斯特伯格,出生于1933年,作家,文学评论家。

五位外部专家团:

1.米凯拉·布鲁姆奎韦斯特,出生于1987年,瑞典文学、戏剧评论家。

2.瑞碧卡·萨德,出生于1991年,瑞典文学评论家、翻译家。

3.克里斯托弗·李恩多尔,出生于1962年,瑞典作家、翻译家、文学评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