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色革命”没一场有好结果

旅顺广播电视网综合 刘 欣2019-08-16 12:58:50
浏览

  “美国在香港搞的这一套并不新鲜。‘颜色革命’始于21世纪初,最早发生在独联体国家。美国中情局承认,当时搞‘颜色革命’的目的就是要在独联体内挖掉俄罗斯的臂膀,限制俄罗斯的复苏。”中国社科院美国问题专家张国庆告诉《环球人物》记者,“在香港进行操纵的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就是搞‘颜色革命’的老手,中亚、中东、南美到处都有它的足迹。‘颜色革命’已经成为美国在全世界颠覆他国政权的主要政治工具。”

“颜色革命”没一场有好结果

    委内瑞拉,

    反对党领导人接受NED培训

  2019年初,委内瑞拉全国代表大会主席(议长)、反对党领袖胡安 瓜伊多自封临时总统,要求重新举行总统大选。美国、加拿大等国立即表示支持。特朗普在国情咨文中公开支持瓜伊多,此前他还表示不排除武力干涉委内瑞拉内政,推翻马杜罗政府。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随即宣布,由于美国不断策动委国内政变,委内瑞拉正式与美断交。

  “发生在委内瑞拉的‘颜色革命’,NED就扮演了重要角色。”张国庆说,NED成立于1982年,是美国非政府组织中的“龙头老大”,大半资金由美国政府、国会以及一些跨国大企业提供,属于具有政府背景的非政府组织,地位相当特殊。NED创始人之一阿兰 韦恩斯坦曾坦言,NED其实就是中情局的“白手套”,设有专门的培训基地来培训搞民主运动的人。

  自从“反美斗士”查韦斯在1999年当选委内瑞拉总统后,NED就在委内瑞拉加紧了暗箱操作,源源不断地向委内瑞拉反对派提供资金,并以邀请他们访美的形式,进行情报沟通,组织集中培训。

  2013年,马杜罗接棒查韦斯后,美国继续采用“颜色革命”的惯用手法,打着“促进民主”“解决冲突”“加强公民生活”的旗号,不断操控舆论,制造经济混乱,培植亲美势力,企图实现对马杜罗政权的颠覆。

  显而易见,此次美国大力扶持的对象是瓜伊多,他曾接受过NED的培训。在这次政变前一个月,瓜伊多秘密访问了美国。瓜伊多一自封临时总统,美国立即承认其合法性,一面给瓜伊多提供经济援助,一面对马杜罗实施经济制裁,冻结委内瑞拉政府在国外的资金,以此打压民选政府。

  对此,马杜罗进行了强硬反击。2月10日至15日,马杜罗开启了委内瑞拉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军事演习,以示抵御外部干预的决心。马杜罗表示,政府将保证足够资金投入,以确保国家防空系统所需的一切,“成千上万的人将被武装起来进行防空和反导弹防御,使我们的城市和村庄成为坚不可摧的地方”。24日,委内瑞拉最高法院宣布,仅承认马杜罗为合法总统,瓜伊多自封为临时总统是“虚构权力”的行为,完全不符合宪法。

“颜色革命”没一场有好结果

2019年7月24日,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宣布委内瑞拉“2019西蒙 玻利瓦尔解放运动”军事演习正式开始。

“颜色革命”没一场有好结果

  

演习现场

  “‘颜色革命’在委内瑞拉没有成功的主要原因是马杜罗政府比较得民心,民众对美国也普遍持反感态度,政府反应也比较有力和果断,但‘颜色革命’依然对委内瑞拉的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造成了严重伤害。”张国庆说。生活在委内瑞拉首都加拉加斯的一户普通人家在社交媒体上表示:“我们吃的东西和从前相比差不多,但比例发生了变化。以前,我们一家三口每周能吃5公斤肉,现在每周吃不到2公斤。”

“颜色革命”没一场有好结果

  乌克兰,

  中情局执导的流血事件

  2003年,“颜色革命”从格鲁吉亚、乌克兰、吉尔吉斯斯坦最早爆发。其中最典型的是乌克兰。“对美国来说,乌克兰具有十分重要的战略意义。”张国庆说。

  2004年10月,乌克兰进行总统大选,美国大力支持亲美的反对派候选人尤先科,通过非政府组织派出了数百名选举问题专家为尤先科出谋划策。在第二轮选举中,时任总理亚努科维奇得票49.53%,尤先科得票46.66%。这一结果显然不能让美国满意。于是中情局发动了铺天盖地的宣传攻势,声称亚努科维奇获胜是舞弊所致。“这次‘颜色革命’,美国首次大规模利用了现代传媒技术——移动电话、互联网和来自本地以及外国的媒体。”张国庆说,在中情局的策动下,当时的乌克兰街头四处是散发传单的反对派追随者,甚至很多宗教人士都在美国的授意下进行口头传播。铺天盖地的舆论最终让乌克兰民众普遍相信确有舞弊。

  舆论造势后,中情局在乌克兰发起了名为“波拉”的青年运动组织,将数以万计的乌克兰年轻人聚集在首都基辅的独立广场上。他们高呼支持反对派的口号,将“颜色革命”推向高潮。参与集会的人多是对现状不满的年轻人,尤其是容易受到蛊惑的大学生,他们反对的焦点集中在所谓的欺骗性选举上,而这样的街头运动被美国合法化为“更大的民主”运动。

“颜色革命”没一场有好结果

  2004年11月30日,在乌克兰首都基辅的议会大楼外,反对派领导人尤先科的上万名支持者举行示威游行。

  在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煽动下,尤先科带领其支持者从市中心广场出发,包围总统府,并与警察发生冲突。迫于这些抗议运动,乌克兰最高法院宣布大选结果无效,并于12月26日重选。尤先科以52%的结果获胜。2005年1月23日,尤先科宣誓就职,由于尤先科的支持者以基辅市市花、橙色的栗子花为标志,所以他的当选被称为“橙色革命”的胜利。

  尤先科一上台就表示将把乌克兰加入欧盟作为国家工作的优先方向,并巩固西方价值观。由于反俄立场鲜明,尤先科与俄罗斯的关系非常紧张。

  2010年2月,亚努科维奇夺回政权,再次当选乌克兰总统,美国再次进行干涉。“美国使用的主要手段依然是通过社交媒体进行舆论宣传,将亚努科维奇政府说成是俄罗斯的傀儡政府,强化乌克兰人对俄罗斯的仇恨情绪。”张国庆说,“这一轮‘颜色革命’不断升级,最终发展为流血事件。”2014年,亚努科维奇提出要恢复2004年通过的宪法,遭到了议会否决,基辅地区发生暴动,亚努科维奇被迫下台。随之,乌克兰东南多个州的俄罗斯人和乌克兰亲俄势力也爆发了示威游行运动,抗议乌克兰亲美势力。示威愈演愈烈,乌克兰亲美势力与极端右翼分子对示威者进行了镇压,最终造成流血冲突,50多名示威者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