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让方便变“困境”:带导盲犬出行何时能畅通无阻

旅顺广播电视网综合 刘 欣2019-06-14 07:43:55
浏览

  莫让方便变“困境”

  带导盲犬出行何时能畅通无阻

莫让方便变“困境”:带导盲犬出行何时能畅通无阻

  岳雷在家弹钢琴时,导盲犬芬丽在一旁安静陪伴。本组照片由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王海涵/摄

莫让方便变“困境”:带导盲犬出行何时能畅通无阻

岳雷带着导盲犬芬丽乘坐地铁。

莫让方便变“困境”:带导盲犬出行何时能畅通无阻

岳雷带导盲犬芬丽出行。

莫让方便变“困境”:带导盲犬出行何时能畅通无阻

吕付和她的导盲犬艾薇。 受访者提供

  “如果很多人不理解、不知晓导盲犬和相关政策,我们可能很多地方都去不了。当我们带着导盲犬出行时,就只剩下在马路上走路的权利了。”近日,合肥首只导盲犬遭公交车和出租车拒载的新闻登上微博热搜,新闻的当事人、导盲犬使用者吕付十分郁闷。

  等待7年才申领到导盲犬,吕付却遭遇“被拒”的尴尬,增加出行便利的好事反而变成“烦恼”。

  近日,吕付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表示,合肥公交集团已经向她道歉,并承诺,如果视障者乘客证件齐全,公交车驾驶员仍然拒载的话,将根据公司相关规定对驾驶员进行有责处理。她说,现在自己出行顺畅了许多。

  针对此次拒载事件,合肥市交通运输局相关负责人也回应,此类事件的发生,主要是因为他们对相关规定的宣传还不够深入,公交企业对驾驶员的培训教育还不到位。

  “导盲犬使用者经常交流,其他城市的导盲犬使用者也会遇到类似情况。”32岁的吕付觉得,有时候,对方拒绝的不止是一个人和一条狗,而是“拒绝”了视障人士应有的权利。

  据了解,《安徽省城市公共汽车客运管理条例》第二十七条第五款规定,乘客不得携带犬、猫等动物乘车,但导盲犬除外。合肥市交通运输局2014年发布的《合肥市公共汽车乘车规则》中进一步明确,“不得携带犬类等宠物(有识别标志且采取保护措施的导盲犬除外)乘车”。

  记者采访国内多个城市的导盲犬使用者后发现,虽然很多法律法规已经对导盲犬亮了“绿灯”,但不少视障者现实中使用导盲犬时并不顺利。

  同时,年轻视障者和正常人一样,有强烈的出行和社交需求,当需求无法得到尊重和保障,他们感到头疼不已,甚至觉得出行“有压力”“被歧视”“很害怕”。

  “你是我的眼”

  “我平时胆子小,不敢用盲杖,单元楼里的电梯都没怎么碰过,导盲犬就好像我的一双眼睛。”吕付患有先天性视网膜脱落,8岁时就已经完全失明。2008年,她“看”了一部讲述导盲犬故事的电影《导盲犬小Q》,被电影中的小Q所打动,便萌生了想要申领导盲犬的念头。

  2012年,吕付在中国导盲犬大连培训基地报名申领导盲犬。这是我国内地第一家在导盲犬的繁育、培训、应用等方面提供专业性指导的公益机构。

  据该基地资深训导员王鑫介绍,一只导盲犬的训练成本达20万元,训练时间需要一年半以上,经过单项考核、专项考核、综合考核以及安全考核等后,犬只淘汰率达到70%至80%。达标的导盲犬都是没有攻击性的品种,且三代都没有攻击人的记录,所以,正常情况下,不会出现导盲犬惊扰、攻击他人的情况。如果导盲犬长期不出门,不仅技能会下降,信心、身体素质也会下降。

  “对于携带导盲犬出入公共场合需要带什么,每个地方和场所的规定不同,一般需要使用者的残疾证,以及导盲犬的工作证、毕业证等。同时,导盲犬出门要穿戴好工作服、导盲鞍。”王鑫说。

  经过7年漫长而焦灼的等待,今年3月,吕付接到通知,自己得到了导盲犬的使用名额。她随即乘飞机前往大连,在基地与导盲犬艾薇磨合训练了6周后,带着全家期盼已久的新伙伴回到了合肥。

  “磨合训练包括理论和实践两部分,比如鞍具、链子的使用,配合行走姿势,以及上公交车找座位等细节。”吕付说,训练和考核结果如果不合格,视障者是带不走导盲犬的。

  艾薇是一只香槟色的拉布拉多犬,经过近两年的训练,成了一只合格的导盲犬,智商相当于七八岁儿童,可服役5到7年。

  “导盲犬给我的生活带来了新希望,很多事不用麻烦家人了,他们可以安心忙自己的工作。”吕付介绍,路上出现障碍物,艾微会停下来,用身体挡住自己的脚步以示提醒。基本的指令它都能听懂,也会判断主人说话的语气,十分省心。

  “很多盲道没办法走,会有树坑等障碍物,导盲犬是我可以放心依赖的伙伴。”平时,吕付带艾薇出门,会给它穿上工作服,佩戴导盲鞍以及护具,导盲犬证和自己的残疾证等也随身携带,不过有的司机却不看这些证件,直接拒绝她上车。

  “别人的偏见成为另一种‘不便’”

  在江苏泰州,30岁的视障者门球运动员张魏已经记不得自己就导盲犬可以出入公共场所的事情解释了多少遍。

  “2016年1月,我刚申领到导盲犬,每天都会出门,每到一个新的地方,我都会提前做好准备,少则解释15分钟,有时甚至要‘耗上’半小时左右的时间,偶尔还会和对方争论一番,后来也就慢慢习惯了。”张魏说。

  有一次坐地铁,工作人员让张魏和导盲犬进入,但是进站以后,她又被保安请了出来,她只好又请工作人员查阅相关文件,花费了20多分钟才坐上地铁。

  张魏回忆,自己带着导盲犬坐长途大巴比较“痛苦”,虽然每次都上车成功,但总会碰到各种各样的麻烦。有一次坐车回家,司机看到导盲犬,并不打算让它上车,车上几位乘客也起哄:“这么大的狗,上车了我很害怕。”张魏一时手足无措,不知该怎么办。

  后来,司机只得征求同车其他乘客意见,问大家愿不愿意跟导盲犬同行。“好在多数人表示理解,还有几位乘客善意地摸了摸导盲犬,这才化解了一场尴尬。”张魏回忆道。

  “虽然结果是好的,但过程多少让人感觉有点不愉快,有时候折腾来折腾去,浪费出行时间和办事效率。”张魏说,原本以为导盲犬陪伴出门让出行变得方便,但很多人的偏见却成为另一种“不便”。

  “导盲犬能陪伴我的孩子,也给家庭带来了很多方便。”在张魏看来,相关政策在慢慢完善,她希望政府能多采取一些措施,线上线下多宣传,让公众知晓导盲犬和相关政策法规,这样能免去不少麻烦。

  “出门后的遭遇是未知的,心里悬着、不踏实”

  “没有导盲犬之前,我独自出门机会很少,体重因此胖了不少。创业阶段,很多事情我必须出门和客户洽谈,现在还要经常出去演出。一人出门时,我曾经掉进过窨井盖里,撞到过栏杆,腿上都是疤痕。”

  居住在合肥的视障者歌手岳雷也是导盲犬使用者。他等待了6年,于今年4月拥有了自己的导盲犬芬丽。“有了芬丽,我有了自己的独立空间,生活也变得特别规律。给别人上课期间,芬丽会趴在我脚边,静静陪伴。”

  让30岁的岳雷感到烦恼的是,自己带芬丽乘出租车,经常被拒载,遭遇别人的不理解。“不管是什么犬,我们都不带,只要是狗就都不能带。”这是岳雷听到最多的回应。

  有一回,芬丽在路上工作时,靠近了一个孩子,小孩的妈妈立马过来用力推了岳雷一下,岳雷摔了一个趔趄。“有时候走在路上,还会有很多人逗芬丽,用声音来吸引它,不能安心工作。”岳雷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