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大师贝聿铭逝世 他曾建议禁止紫禁城附近建高楼

旅顺广播电视网综合 刘 欣2019-05-18 03:15:10
浏览

  “虽然您已经去了天堂,但是您和您的作品将一直被全世界所铭记。”“苏州博物馆是贝老留给苏州人民最为珍贵的礼物。”昨日,卢浮宫博物馆和苏州博物馆分别发文悼念。据美国媒体报道,华裔建筑大师贝聿铭于当地时间5月16日逝世,享年102岁。

  贝聿铭的建筑遍及世界各地,以公共建筑、文教建筑为主,他被誉为“现代建筑的最后大师”。他善用钢材、混凝土玻璃和石材,最著名的作品包括法国卢浮宫玻璃金字塔和美国华盛顿国家艺术馆东馆。

 

  美国建筑界首次聘用中国人为建筑师

  1917年出生于广州的贝聿铭为苏州望族之后,17岁毕业于上海圣约翰大学附属中学。父亲本希望他赴英国攻读经济学,但贝聿铭当时却因为一部名为《大学幽默》的电影对建筑设计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最终选择了赴宾夕法尼亚大学攻读建筑,后转学麻省理工学院攻读建筑工程,并在27岁时在哈佛大学建筑研究所深造。

  1939年,贝聿铭以优异的成绩毕业,获得了美国建筑师协会的奖项。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后,他在美国空军服役三年。1944年,贝聿铭在军队中退役,进入哈佛大学攻读硕士学位,并在次年留校受聘为设计研究所助理教授。

  1948年,纽约市极有眼光和魄力的房地产开发富商威廉·柴根道夫打破美国建筑界的惯例,首次聘用中国人贝聿铭为建筑师,担任他创办的韦伯纳普建筑公司的建筑研究部主任。后来,贝聿铭成立了自己的建筑公司,并在美国设计了许多既有建筑美感又经济实用的大众化公寓。

  1963年,费城莱斯大学颁赠他“人民建筑师”的称号。同年,美国建筑学会向他颁发了纽约荣誉奖。

  建议禁止紫禁城附近建造高楼

  1978年,贝聿铭受政府邀请,回国就发展和城市规划提供咨询。当时,贝聿铭被邀请设计10幢现代化饭店,包括在紫禁城附近建一幢庞大的高层建筑,贝聿铭拒绝了。

  “我的良心不允许我这么做。如果你从紫禁城的墙往上望去,你看到的是屋顶金色的琉璃瓦,再往上望就是天空,中间一览无余。那就是使紫禁城别具一格的环境。如果破坏了那种独树一帜、自成一体的感觉,就摧毁了这件艺术品。”

  贝聿铭多次重申了这一观念。1980年5月,贝聿铭在纽约为清华大学访美代表团作演讲时提出:“如果掉以轻心,要不了5年10年,在故宫的屋顶上面看到的将是一些高楼大厦。”他建议政府颁布禁令,以保护紫禁城不遭受现代化发展带来的“破坏”。

  1982年,北京市制定了第三版城市总体规划方案,首次提出“要注意整体保护,皇城、三海地区、天坛、国子监等处要重点保护,严格控制邻近建筑的层数”。

  1985年8月,首都建筑艺术委员会和北京市规划局制定了《北京市区建筑高度控制方案》,在这个版本的高度控制中,旧城被分为平房、9米、18米、30米和45米几大区域,大体上以故宫为中心,渐次升高,在保证旧城平缓的天际线同时达到一种秩序性。

  通过“限高”来保护文化古都的这一思路,到现在仍然得到保留。在最新版的《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16年-2035年)》中提出,加强中轴线及其延长线、长安街及其延长线的建筑高度管控,形成良好的城市空间秩序。

  而帮助禁止紫禁城附近建造高楼,是贝聿铭心中对祖国所做的主要贡献之一。

  对香山饭店下了“十倍功夫”

  高低错落的庭院式空间、体现传统园林建筑的风貌,参天古树与水光山色融为一体。在香山公园内,白墙灰瓦的香山饭店引人注目,这一古香古色的现代化建筑,曾获“美国建筑学会荣誉奖”,正是出自贝聿铭之手。

  上世纪70年代末,贝聿铭曾受邀前往香山,当时,香山遗址仍残留着凉亭、宝塔等建筑,带围墙的园林覆盖着一层白雪……这样的场景吸引了贝聿铭,他决定在这里打造一家饭店。

  贝聿铭极为重视这次作品。为了建造香山饭店,贝聿铭前往苏州、杭州、扬州等城市参观白墙灰瓦的传统建筑风格。此前,贝聿铭习惯于将想法告诉设计助手,之后只定期评估工作进展,但香山饭店“待遇”不一样,这一次,贝聿铭拿起图纸、铅笔,亲手对其进行设计。

  香山饭店从1979年启动设计,1982年建成开业。贝聿铭说:“香山饭店在我的设计生涯中,占有重要位置。我下的功夫,比在国外设计有的建筑高出十倍。我们不能每有新建筑都往外看,中国建筑的根还在,还可以发芽。当然,光寻历史的根是不够的,还要现代化。有了好的根可以插枝,把新的东西,能用的东西,接到老根上去。”

  设计“最后一座大房子”

  在贝聿铭的诸多作品中,不乏雄伟高大的建筑。到了晚年,由于身体缘故,他曾下决心不再接受大规模的建筑设计。但这一决心在北京被打破。

  1995年,贝聿铭担任北京中国银行总行大厦设计顾问,开始为西单地区增添一座经典建筑。

  北京的中行大厦由于受到老城区建筑高度的限制,无法像香港分行大厦那样高高矗立。贝聿铭必须在45米高度内完成这栋建筑。

  为了保持开阔的视野,建筑内部镂空设计了一个大堂,透明玻璃使内外通透,减少建筑笨重感;隔热透明的自然采光屋顶,也减少了压迫感。

  这座建筑同样展现了贝聿铭善用几何形体设计的特点。大厦贵宾入口的玻璃墙,以三角形为主,菱行、圆形、方形、半球体为辅构成,简洁中蕴涵了变化;大厅内部墙壁4个大圆孔,保证了西北两个方向的视觉延伸。

  “这座建筑,我花了7年时间。这是我设计的最后一座大房子。”贝聿铭称,自己对这件作品感到满意。

  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

  21世纪之后,苏州博物馆成了贝聿铭的“封山之作”,他将自己多年积累的建筑智慧结合东方的传统美学以及对家乡的情感全部融汇在这座建筑里。

  迄今为止,他的作品遍布全球,包括中国、法国、美国、德国、日本、澳大利亚、新加坡、加拿大、卢森堡,甚至远至卡塔尔。其中包括肯尼迪图书馆、华盛顿国家艺术馆东馆、香港中国银行大厦和苏州博物馆等。他曾说过“越是民族的,就越是世界的”。

  从个人经历到艺术世界,贝聿铭始终身处东方与西方的“文化缝隙”,他却潇洒言道,“我在文化缝隙中活得自在自得,在学习西方新观念的同时,不放弃本身丰富的传统。”在世人眼里,他在东西方的文化土壤中汲取精华,又游刃有余地在两个世界之间穿梭。

  据统计,贝聿铭设计的大型建筑在百项以上,获奖50次以上,他在美国设计的近50项大型建筑中就有24项获奖。1979年,贝聿铭荣获美国建筑学会金质奖章,美国建筑学会还把当年定为“贝聿铭年”。

  1981年,贝聿铭获得法国建筑学金奖;1983年,获得建筑界的诺贝尔奖——第五届普利兹克奖;1986年,获得里根总统颁发的自由奖章;1989年,获得日本帝赏奖。

  ■ 反应

  卢浮宫、苏博发文悼念 香山饭店集体默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