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南方城市群嘲没有夜生活 北京夜间经济:我太难了

旅顺广播电视网综合 刘 欣2019-09-13 18:32:13
浏览

  北京夜间经济:一线城市的反击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杨智杰

  2019.9.16总第916期《中国新闻周刊》

  23:20,夜深了。城市在黑暗中安静下来,如同倦了的雄狮,暂时收敛了凌厉。

 

  夜27路公交车准时从北京东六环边的武夷花园站始发,一路向西,目的地是东三环边的国贸。一群特殊的乘客上了车,他们都挂着工作牌,每人抬着一辆折叠代步车。不少人是常客,彼此熟络。这是北京著名的一条“代驾专线”,深夜驶向城市中心的夜班车,是他们每一天希望的开始。

  北京市共有36条夜班线路,统一在23:20发车,凌晨4:50收班,日均发车792次,每天运送着1万多名都市夜归人。滴滴曾发布的《中国智能出行大数据报告》显示,北京是全国加班最严重的城市之一,白领在19点前下班的人数比例不足四成。后厂村的互联网公司总部,灯光总是能一直亮到后半夜,过着996节奏的老板和“加班狗”一起,让北京深夜不眠。

  “深夜永不眠”的北京,却并不能和繁华的夜间经济直接划上等号。白天和夜晚,是城市的AB面。北京的A面是一个在高速运转中秩序井然的国际大都会,是2100多万人口所支撑起的梦想与野望之地。而B面的北京,一直被南方城市群嘲“没有夜生活”,因为夜间经济不等于夜间加班,更不是日间经济的简单延续。

  夜间经济缺乏存在感,这和北京的经济实力并不匹配。数据显示,2018年北京市人均GDP达到2.12万美元,处于发达国家水平,居全国第一位。从国际上看,“夜间经济”的繁荣程度是一座城市经济开放度、活跃度的重要标志。因此,今年北京市两会上,繁荣夜间经济被写进政府工作报告。7月12日,北京市商务局推出“夜间经济13条”。

  北京正在努力补上“夜间经济”这一课。

  北京没有夜生活?

  贾靖楠住在北京的海淀区,这里高校云集,教育氛围浓厚,互联网公司也多,大多数是过着“996”节奏的“码农”。

  “我们海淀人不讲究夜生活。”在29岁的他看来,海淀区没有什么商业氛围。距离他家最近的是五棵松,如今建起了华熙LIVE特色商业街区,是京西最为突出的夜间经济热点区域。但是三年前,这里只有五棵松体育馆和户外篮球场,晚上并没有人气。

  贾靖楠的主要夜生活在朝阳区和东城区,“海淀男孩的夜生活就是,没女朋友去五棵松打球,有女朋友去东边逛街。”在他的印象中,南城更没有存在感。他会跟家人朋友晚上开车到牛街吃涮肉,但是吃完就早早回家。在他看来,南城属于老北京,居住人群整体年纪偏大,周边没有大型的写字楼和企业,“晚上10点以后一片冷清”。

  对大多数北京人来说,夜生活是可有可无的。而朋友圈里的南方人,总是在“深夜放毒”:广州人晚上12点出门相约吃宵夜,长沙人半夜两点正在解放西路蹦夜迪,成都人凌晨3点还在火锅店排队叫号。

  按照南方的标准,北京没有夜生活。不少大数据可以支撑这一印象。根据饿了么2017年外卖夜宵订单量排名,北京夜宵订单量仅仅排名第六。据滴滴出行2017年城市交通出行报告,在全国夜生活指数最丰富的十大商圈中,北京的后海和三里屯,也仅位列第8和第9。

  北京其实并不缺少地标性的夜间经济区域,工体、三里屯、后海、簋街,撑起了北京夜间经济的半壁江山。三里屯商圈是目前北京夜生活的风向标,在这块东三环2.2平方公里的不大区域内,常住人口超过5.7万人,其中相当一部分是外籍人士。

  三里屯成为夜间经济高地,与周边浓厚的国际化氛围有密不可分的联系。三里屯附近有93家驻华大使馆、15家联合国驻华机构,以及诸多跨国公司中国总部。1995年,第一家酒吧在三里屯开业,原本是服务于周围的外国人,但舶来品很快落地生根,成为北京年轻人夜间最时尚的生活方式,最高峰时,三里屯周边聚集了超过200家酒吧。

  作为北京CBD所在地,三里屯所在的朝阳区也是北京夜间经济最活跃的区域。朝阳区商务局工作人员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朝阳区的夜间经济呈现多点开花的分布,三里屯、呼家楼、朝阳门、建国门、双井和劲松区域是全市夜间经济最为活跃的片区。数据显示,2018年,朝阳区占北京夜间线上消费的33.1%。北京联通手机信令数据(电信术语)则表明,晚22点后,朝阳区的活动人口占全市的1/5,比北京其他区域更加活跃。

  “朝阳群众”夜生活丰富,却并不能掩盖北京夜间经济总体上的匮乏状态。局部上有亮点,但整体并不活跃,这也是北方城市的通病。

  夜间到店消费呈现明显“南强北弱”趋势,这是阿里巴巴于7月发布的《“夜经济”报告》中得出的结论。在全国夜间消费最活跃的10个城市中,南方城市占9席,北方城市仅北京上榜。在新一线城市研究所发布的“夜生活指数”中,夜生活指数排名前20名中,八成为长江以南城市,北京排名第四,排在前三位的是深圳、上海和广州。

  北京市社会科学院城市问题研究所副所长张佰瑞曾留意过一个细节,在很多南方城市,无论餐馆店面大小,也不管吃到晚上几点,很少有服务员主动过来提醒打烊,而这种场景在北京极为常见。“受到自然条件影响,南方的夜间经济要比北方发达,而且服务意识更强。”他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气候并不是限制北京夜间经济的唯一原因,夜间交通不便,也是重要因素。在新一线城市研究所发布的城市夜生活指数中,夜间公交覆盖率前十的几乎都是南方城市,尤其以广东和海南为主。北京排在20名之外,其夜间公交覆盖率占比仅为17.8%。对于很多夜晚聚餐的白领们来说,必须像灰姑娘一样掐着时间,赶在末班车结束之前,让聚会的快乐戛然而止。

  但今年以来,这种情况有了很大改观。为了刺激夜间经济,北京市交通委宣布,每年5月~10月,每逢周五、周六,将对1、2号线地铁延长运营时间,为消费者前往长安街沿线及二环周边的京城夜消费场所提供便利。同时,地铁其他多条线路也在周末延长了营业时间。

  “其实,北京对夜间消费有足够大的需求。”张佰瑞认为,对北京这种世界级城市而言,发展夜间经济具有“一举多得”的效果:既是促进消费升级的重要途径,是发展高品质生活的必要条件,也是北京城市活力的重要标志,“在一些国际化大都市,夜间经济的繁荣程度在一定程度上也代表城市的活力。”

  补课“深夜食堂”

  簋街是北京夜间经济的一个缩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