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冲击下的中国经济 专家:补贴比减税更管用

旅顺广播电视网综合 刘 欣2020-02-15 08:57:30
浏览

  疫情冲击下的中国经济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贺斌

  发于2020.2.17总第935期《中国新闻周刊》

  相对于以往热闹的元宵节,如今位于北京丰台区的一家万达广场门可罗雀,偶尔进来个人,也是直奔地下一层的超市。商场内,美发店、美容店等多个店铺尚未营业,而开业的门店内,除了戴着口罩的店员,许久看不到一个顾客光临。  

  往年的这个时候,像万达广场这样的大型商业综合体总是最热闹的场所——逛街的,聚餐的,看电影的,带孩子玩的,到处都是人。

  萧条的景象也出现在多家大型购物中心,突如其来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让本该是全民消费的春节黄金周按下了暂停键。

  为了防控病毒的扩散和蔓延,有的城市封了城,有的城市中断了交通,各地出台了控制疫情的政策建议,无论粗暴硬核,还是苦口婆心,目的都是一个——让大家减少出门,减少聚集。

  可以说,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影响是多方面的。单从消费和服务业来看,旅游业、影视娱乐业、餐饮业、生活日用品百货消费行业瞬间停摆,若疫情持续三个月以上,造成的损失难以估量。

  被抑制的消费

  对于线下消费而言,人口流动的管控无疑是灾难性的打击,各大商场纷纷缩短营业时间,甚至直接闭店。

  据商务部市场运行司副司长王斌在2月9日的新闻发布会上透露,目前,大型连锁超市网点的开业率在95%左右,大型百货商场、购物中心开业率在35%左右,菜市场、社区菜店、农贸市场这些和居民比较近的网点,恢复开门营业比往年明显迟缓。

  线下零售主体尚且如此,以餐饮、娱乐、住宿、旅游和交通为主的服务行业更是遭到重创。提前半个月甚至一个月预订的年夜饭遭到退订,早已提前备好食材的餐饮企业遭受巨大亏损,而客流量的大幅减少,使得一些餐馆只能靠外卖勉强维持。

  除了餐饮,春节假期看电影本是很多中国家庭娱乐消费的选择之一,但是今年,春节档、贺岁档在临上院线前纷纷撤档,全国很多影院暂停营业,票房收入惨淡。

  这场在春节前暴发的疫情改变了很多人的出行计划。据交通运输部2月2日发布的数据,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影响,春节假期10天,“预计全国铁路、道路、水路、民航共发送旅客1 .9亿人次,比去年春运同期下降近73%”。

  一些家庭的旅游计划也被迫中止,据携程此前发布的《2020春节“中国人旅游过年”预测报告》,春节或将有4.5亿人次出游。随着疫情的日益严峻,游客纷纷退订,截至1月31日,携程已退改数百万春节订单,1月27日~2月29日的全球团队游、半自助、定制游订单基本免费退完。

  “目前中国消费减少并非是没有需求,而是由于满足需求的渠道受到抑制,使得需求进行了转移或推迟。”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陈道富向《中国新闻周刊》分析,由于号召各自在家隔离,大家都减少了不必要的出行,除了满足生活必需的商品和用于日常防护消毒的医疗用品等刚性需求,其余的线下消费大大减少,或转到线上。

  “这是一个需求替代和转移的过程。”陈道富表示,由于生活方式发生改变,引发了新的需求,所以它是一个时间、项目和内容上的转移,对宏观经济或许会有一定的波动和影响。

  然而,线上消费同样遇到阻力,随着疫情的扩大,交通和物流受到限制,即使在同城,一些小区实行封闭式管理,为外卖和快递的配送带来困难。

  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国家邮政局有关负责人就呼吁让快递员进小区,通过智能快件箱,或者划出特定区域,实现无接触配送,提高配送效率。

  面对消费下滑,陈道富并不主张通过刺激性政策来解决,而是建议通过满足解决需求的渠道,来推动经济的合理运转。“即使在隔离的情况下,仍然可以开展一些经济活动,关键是要找到满足这些消费的渠道和方式。”陈道富认为,在保障疫情防控环境的前提下,可以出台政策,完成消费行为的循环。

  资金链不能断

  广州健联科技营销副总刘亚萍在武汉的家中刷着手机,看到很多健身行业的朋友开始录制健身视频发朋友圈,为健身机构提供管理咨询的她忍不住发了一条朋友圈表示赞赏。

  “他们不是要转为线上,只是想通过这种方式维系客户。”刘亚萍对《中国新闻周刊》解释说,疫情暴发后,很多健身机构暂时停业,但疫情的拐点不知何时到来,开业时间遥遥无期,对很多健身机构来说,将面临很大的资金链压力,几乎没有几家企业现金流能硬撑3个月。

  “在健身行业,房租是最大的成本,现在很多健身机构都在和物业协商,如果协调不了,很多机构估计两个月左右就会倒闭。”刘亚萍无不担忧地说,健身行业的黄金高峰一般在春节过后的3、4、5这三个月,她预计至少要到2月底,在个别不严重的城市才会陆续有健身会所开业。

  不久前,万达集团宣布对全国已开业万达广场内所有商户自1月25日~2月29日的租金及物业费实行全免政策,减免金额超40亿元。在陈道富看来,租户和业主之间是有一定谈判余地的。因为经济是共生的,如果硬要在此时收租金,逼得商铺企业倒闭或退租,可能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都无法产生房租收入,损失会更大。

  “由于疫情导致需求突然收缩,一些餐饮、旅游、住宿企业不得不处于休眠状态。”用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尚希的话说,对这些企业,疫情产生了“断崖式的影响”。

  虽然目前第三产业和第一产业受疫情影响更为直接,但刘尚希更担心的是第二产业,“疫情对于第二产业的影响非常大,甚至导致整个宏观经济出现相应的风险,增速下滑,加大经济进一步下行的压力,对社会预期也会产生影响。”刘尚希说。

  “这些企业实际上正处于一个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刘尚希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一方面,由于复工困难,企业迟迟无法开工;另一方面,物流不畅也对供应链和产业链产生影响。此外,由于公共风险导致成本不断上升,除了人工成本和为了保证正常开工而必要的防护成本外,在疫情没有出现拐点的情况下,工人复工的意愿可能会淡化,用工紧张,导致企业开工不足,一些产能就会闲置,也会造成成本的上升,一些订单无法完成,也可能带来违约成本。

  “在当前的疫情环境下,对企业来讲,最重要的就是资金链问题。”刘尚希表示,如果成本上升,销售却减少,资金链就会变得非常紧张,此时遇上贷款到期,银行催贷,如果没有特别的支持政策,企业可能很快就会死掉。而对于那些处于运转状态的企业,由于成本上升,刚性支出增加,而回款不够及时,也可能会导致资金链断掉。

  “实际上,在解决企业资金链问题上,财政金融已经出台了贷款贴息等多个政策,关键在于落实。”刘尚希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