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张高铁开通半月:冰雪激情升温 同城效应凸显

旅顺广播电视网综合 刘 欣2020-01-16 15:45:01
浏览

  北京大爷坐着京张高铁到张家口买羊肉;追梦青年凭借“一小时通勤圈”开启真正的“双城”生活;一大波“雪友”挤爆了小城崇礼的滑雪场和酒店……

12月30日,北京至张家口高速铁路(简称京张高铁)开通运营。京张高铁从北京北站引出,线路全长174公里,最高设计时速350公里。京张高铁开通后,张家口至北京最快运行时间将由目前的3小时7分钟压缩至47分钟。图为高铁列车停靠在北京北站站台。/p中新社记者 贾天勇 摄

12月30日,北京至张家口高速铁路(简称京张高铁)开通运营。图为高铁列车停靠在北京北站站台。中新社记者 贾天勇 摄

  去年12月30日开通的京张高铁,到1月14日已经半个月了,京张两地百姓因为这条高铁有了哪些新故事?1月14日,记者兵分两路,奔赴张家口和崇礼进行探访。

  ■ 来来往往好热闹

  1月14日一大早,北京北站,天还黑着,候车大厅里人头攒动。京张高铁开通运营后,开往张家口、大同和呼和浩特方向的多趟高铁由此始发。

  记者和来自江苏的李建明一同候车。临近年底,李建明来北京的公司总部开会,会议间隙突发奇想,“没见过北方大雪漫山的景象,何不借机会看一看。”

  李建明去年就有去张家口看大境门的想法,但听北京同事说路上需要三四个小时,他打消了念头。如今京张高铁1小时到达,半天就可以打个来回,他一定要去看看。

  6时40分,北京经张家口发往大同的G2501准时出发。临近春节,车厢里乘客以返乡客流为主。坐在李建明前排的石宏家住北京石景山,是个资深钓鱼爱好者。这天,张家口怀来几个“钓友”张罗年前聚会。以前,石宏得考虑是开车去还是坐个慢车去:开车又不能跟弟兄们喝几杯,坐慢车一趟几个小时,搞不好还得住一晚。

  这一回,他不用纠结了,“方便,地铁到西直门转高铁,50分钟就到了,跟我去趟东城差不多。”

  起大早赶车,乘客刚要打个盹的工夫,时速将近300公里的“复兴”号列车已穿过令人震撼的八达岭长城隧道。

  7时30分,石宏在怀来站拎着酒兴冲冲地走了。7时57分,记者和李建明在张家口站下车,体感温度骤降,来自南方的李建明紧了紧羽绒服拉链,坐上去大境门的出租车。

  作为京北第一重镇,张家口历来与北京联系紧密。百年前的京张铁路和如今的京张高铁,虽只有一字之差,既差出了110年的光阴,也差出了10倍的时速。

  这个速度,首先带来的是两地客流互通上的极大便利。

  “张家口人以前就喜欢到北京购物、看病。”张家口市民樊瑞谦说,现在进京太方便了。“尤其是临近春节,不少年轻人都结伴坐高铁去北京的商场采购。”

  而来自北京的“硬核”大爷李先生,用实际行动表明,北京人也可以到张家口“买买买”。

  “北京人过年不吃点涮羊肉不行,但是好羊肉不好找,咱干脆直接来张家口得了。”13时10分,从张家口开往北京的G9102次列车就要发车了,手提两大盒羊肉的李先生迟迟不愿上车,“我等会儿再上车。这么好的羊肉,到车上化了影响口感。”

  此举让列车乘务员哭笑不得。

  “您这两张高铁票都能再买十斤羊肉了。”乘务员笑着说。

  “账不能这么算,以前来不了。现在这么方便,为了口好吃的,有啥不值啊!”李先生说。

  这一天,记者遇到的不仅仅是北京和张家口两地的旅客。

  14日8时,在北京清河火车站候车厅,有许多带着行李的乘客在等候。来自呼和浩特的阿拉坦夫妇在拍摄照片,为他们的北京之旅留下一份纪念。

  “我们在北京玩了两天,一会坐火车就要回家了。”阿拉坦说,以前他们从呼和浩特来北京坐最快的火车也要6个小时,京张高铁的开通,让阿拉坦回程缩短至3个小时。

  “高铁太方便了,等天气暖和了,我们还要来爬八达岭长城。”阿拉坦说。

  2020年的春运,对不少山西和内蒙古的旅客来说不会太熬人。谢姚带着妻子和两个儿子也在清河站候车室候车,他们的目的地是大同。

  “我们已经3年没回家过年了。今年孩子寒假时间长,我们要在家多住几天。”谢姚和妻子在广州打工,两个孩子都在广州上学。以前他们回大同需要在北京中转大巴车回家,遇到下雪或者堵车,要在车上熬7个小时。现在,他们从北京坐高铁回家只需要花2个小时。

  而去往崇礼方向的旅客,一眼看去大多是“雪友”。

  在清河站的候车室,滑雪器具随处可见。“我买的四个小时的滑雪票,下午再坐高铁回北京。”一位北京的滑雪爱好者张先生说,这是他第三次这样当天往返太子城。

  “以前我都开车来崇礼,车程大概三个小时,滑完雪本身就很累了,再开回北京,当天往返太吃力。”张先生说,现在的他一身轻松,带着滑雪设备,买上往返的高铁票,一天轻松玩4个小时。

  ■ 预订一空的客房

  14日中午,崇礼太舞滑雪小镇停车场,从高铁站接驳的大巴上,下来了30多个来滑雪的游客,太舞滑雪场的服务大厅售票处瞬间排起了长龙。

  “每天从高铁站坐接驳大巴来的有500至600人,都是下了高铁站直奔滑雪场,换上装备,就去滑雪了。”太舞滑雪小镇常务副总裁李永太介绍,“得益于京张高铁,我们这些天每日客流量正逐步达到节假日的客流量,1000间客房全部被预订。我们滑雪教练已经增加到了300名都不够应对,后期还会继续增加。”

  客人来了,住宿、餐饮等服务业也忙了起来。

  在崇礼,随着外籍游客的不断增多,滑雪场的餐饮种类也在不断增加。在太舞滑雪场有适合外籍游客的西式餐饮和精酿工厂,也有老北京涮锅等中式餐厅,满足不同的饮食需求。

  “我们这里的酒店房间至少需要提前半个月预订,我们仍然在建设酒店,二期项目目前已经封顶,预计2022年,我们的客房能达到2000间。”李永太说。在住宿方面,不仅仅是太舞滑雪小镇大的酒店早已被订满,周边的多家民宿也被抢订一空。

  樊瑞谦还是河北中青国际旅行社张家口七中营业部的负责人,看到半个月来的变化,她相信,京张高铁不仅开始改变崇礼,未来可能将改变整个张家口甚至京津冀地区度假旅游的市场格局。

  “我们估计今年夏天将是张家口旅游市场爆发的关键时期。”樊瑞谦说,事实上,张家口的旅游资源不仅有滑雪,夏季也可以去草原度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