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中国第一座“弃城”:有的房子给一万也会卖

旅顺广播电视网综合 刘 欣2019-07-12 22:45:37
浏览

  探访中国第一座“弃城”:房价看心情

  记者在房屋买卖软件上搜索到,玉门一套普通住房,有卖五六万,也有直接标价一万元的,也就是说,房价最低不过一二百元,最高也只有五六百元

  国内不少短视频平台上呈现了一个个这样的场景:一座山坡下,一排排红砖楼房窗户四开、玻璃碎裂,一楼院子野草横生,成群的麻雀呼啦啦地起起伏伏,旧时景象全部存在,唯一缺少的就是人气。镜头高抬,远处祁连雪山横亘万里,北面炼油的烟囱耸立无数,有的呼呼冒着蓝火。这些视频基本没有标记拍摄地点,观者留言各种猜测,猜着猜着,这里就变成了“网红”之地。很多人慕名前来,感受这里的荒凉和寂寞。不少当地人对此有些莫名其妙,却又引以为荣。

  这里便是当前的“网红”没落城市——甘肃玉门旧城,当地人称之为“玉门老市区”。

如今玉门老市区随处可见废弃的房屋,常住人口从高峰期的13.5万人下降到1.5万人。 摄影/张剑

  如今玉门老市区随处可见废弃的房屋,常住人口从高峰期的13.5万人下降到1.5万人。 摄影/张剑

破败的居民区 摄影/张剑

  破败的居民区 摄影/张剑

  不久前,这座被外界称为“弃城”的地方起了一把火,火灾发生在这里的礼堂。第一财经1℃记者用脚踏在那片黑色凌乱的废墟上,在偶尔散步途经此地的一位退休老职工的提醒下,依稀可以感受到,这个地方曾经承载了多少欢乐和希望。

  春风不度玉门关,这句脍炙人口的诗句道出了玉门关的偏远。今日玉门关遗址在甘肃敦煌,与玉门市相距并不远。玉门关只是敦煌一个小小的景点,但玉门市人却在苦苦追寻自己与玉门关的关系,玉门关不在玉门市,甚至成为他们的一个心结。

  玉门位于甘肃省西部,隶属于酒泉市。玉门关虽不在这里,但并不影响玉门市的知名度,因为它是中国历史上第一座油田的所在地,也是“铁人”王进喜的故乡,是比黑龙江大庆更早的“石油之城”。

  时过境迁,整整十年前,玉门被列为资源枯竭型城市。也许发现这里迟早有一天会失去希望,早在16年前的2003年,玉门市区便开始迁移。搬迁后的旧城几乎成为一座“空城”,这也是被坊间传为国内首个“弃城”的原因所在。

  1℃记者近日实地探访玉门发现,玉门老市区并非完全处于废弃状态,尚有过万常住人口,只不过更多聚居于旧城的北部;油田也处于继续开发利用状态,不少地方的“磕头机”运转正常。历经十年建设,玉门新城区早已崛起在西北的大漠戈壁。玉门市产业转型中,也摸索出了一条新的产业和发展道路,该市曾排名甘肃省县域经济第一位。

  国务院已在全国范围内确立三批共69座资源枯竭型城市,这些城市都在探索不再单一依赖资源的转型发展之路。新城已建,老城未废,地处西北戈壁中的玉门市为其他类似城市提供了一个可参照的转型样本。

  老城搬迁致人口骤减10余万

  新中国第一座油田在大庆,但中国历史上第一座油田在玉门,比大庆油田早了20年。现在的玉门市区所在地是玉门镇,从玉门市区出发,向东南行驶近90公里,爬上一处几公里长的山坡,这才到达了玉门老市区。老市区的海拔为2400多米,比新市区高出1000米,两地的气候也已经有了反差。玉门新市区已入春,老市区可能还是冬季。

  “铁人”王进喜的塑像矗立在进入老市区的路口,提示着游人,这里曾是一座石油之城。

  老市区呈南北走向,进入老市区的地方是北坪,由北向南穿过中坪,最终到达南坪。走在北坪主街道上,一幢幢六层楼房、各类沿街店铺、办事机构很是齐全,不禁让人遥想这里曾经的繁华与富足。时值周日,北坪街道上的行人很多,身着红色和蓝色工作服的石油工人占比很大。

  一些熟悉当地情况的居民告诉1℃记者,石油工人的工服是有专门安排的,主要就是两个颜色,“户外作业穿红色,红色显眼,出了意外容易找到。不在户外,就穿蓝色”。1℃记者在北坪探访期间看到,这两种颜色正是目前玉门老市区最显眼、最主要的颜色。然而这两种“颜色”已成玉门的过客,他们虽工作在这里,但早已定居在百余公里外的酒泉。

  虽然街上行人络绎不绝,但已难复昔日的繁华。越向南走,行人就越发稀少,路边房屋几乎全部封闭,房屋门窗有的仅剩框架,有的被封堵得严严实实。到达南坪,站在一处山顶俯瞰,正如网上视频所呈现的一样,南边大院内的房屋全部废弃,一些房屋里墙面上言语简单直接粗暴的涂鸦隐约可见。

浓浓年代感的玉门街头 摄影/张剑

  浓浓年代感的玉门街头 摄影/张剑

  1℃记者沿着一两米高的围墙观察,失落空寂的感觉更加强烈,单元门口破败的灯笼微微可以看出当年的红色喜庆,一楼小院里瓦缸盆罐倾倒破碎,当年种植的树木有的已经疯长到三四楼高,乌鸦的巢穴摇摆在高处的树杈上。一两百米范围内,只有一只黑色的土狗狂吠,才让这里有了一些生机。狗狂吠许久,一名身着深色衣服、疑为留守看护的人在墙角处探了一下头,便消失了。

  指着附近一处当时应该为标志性的建筑,路过的一位老职工回忆说,这里是当年最热闹的地方,遇有重大活动,广场上会挤满人,有时候大家还会载歌载舞。而现在,礼堂后半部分已经被大火烧光,遍地是黢黑的砖瓦梁木。

  从北坪到南坪,这里构成了原先的玉门市区,那时的玉门市和石油管理局合一,市区总人口13.5万。老市区中心的市民广场,曾经人来人往,如今罕有市民休闲。

  1℃记者行走在空荡的大街上,四周的寂静与林立的建筑让人有一种如入梦境的感觉。突然,“北京时间18点整”的标准女音传遍这座古老城市的角角落落。时间似乎一下子回到上世纪七八十年代。

  这样的报时方式会把很多来者拉回20多年前,那时的玉门老城区正当繁华之时。玉门老市区管委会副主任王建刚向1℃记者介绍说,老城区目前常住人口超过15000人,主要包括原住民和一些退休工人。

  现在玉门石油管理局仍在这里设有机构,8000多名工人周末和假期一般都住在酒泉市区,周日下午赶回来准备下一周的工作。所以,周日到周五,玉门老市区北坪一带可以说十分热闹,丝毫没有“弃城”之感。但是当这些红蓝衣服的石油工人离开,寂静和衰老的氛围就会随之而来。

  房价看心情